冰岛薄荷🐳

关于我

叫俺大薄荷就好🍧🍧🍧🍧
es半退坑^ - ^喜欢涉英
沉迷小英雄🌞\轰出/
平时画画水彩摸摸鱼
中考神隐(o^v^o)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因为在交战,本章大概带些比较血糊糊的描写,但是大多是妖型所以表面上不会比杀猪宰鸡凶残多少?不会细写怎么血淋淋的,作者本身都有点惧太过血腥的场面,所以大概只是满足基本剧情交代的叙述程度了,但如果接受不能的话还是请注意避雷……?








“真是不好意思。身为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兼‘背叛者’,我还是对您和您的属民更感兴趣。”




阵法如同破裂的镜面一样被打破,剥落的样子又像是染了病的死皮。这世间有多少东西在消亡的时候依然能保持美丽,就算是落花也会在飘零之后腐烂,冰雪也最终会变成泥水。而越与人类有关的事物恐怕越容易在最后变得丑陋无比,布满褶皱与黑斑,散发着油腻腻又脏兮兮的气味。




不该是这个样子的。我也不会让你变成这个样子的。那片比天空还高的蓝色——绝不应在受尽折磨后陷入一片浑浊。




有一根箭矢从指尖凝聚,对准了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妖怪。




“解决了你之后,效仿外祖母再去一趟柏山也未尝不可。遮遮掩掩甚至还在挑战信上伪装海系,真是羽族的耻辱。”




回答他的是一声尖啸。




对方完全抛弃了伪装和人身的形态,一只羽毛宽阔的黑翼鹭鸟向着他扑了过去,嘶嘶作响的、介于火焰和烟雾之间的妖气在他的周身弥漫。箭矢擦过对方的左翼,顿时发出了烧灼的劈啪声,却依旧不能致命。莲巳敬人的优势在远程,此刻便干脆利落的收了相对更费时间的挽弓拉箭,一只手抽出了一本薄册,书页在妖力之下被翻动的哗啦作响,纸张在被扯下的瞬间化成了一道符,直接被他挥了出去。




束。




他眼睛眨也不眨的撕下了另一张,在第一道符的光芒尚未熄灭之前就叠加了上去。




空。




古书堂出品的符咒和法阵,样式名字往往都十分直接。在第一道被打出的瞬间对方就被绊住了,而第二道则让那妖瞳里骤然变成空茫茫一片,就连对气息的感应都失了准头。在前一秒挡到他身前的日日树挑了挑眉,虽然前臂已经及时化为了利爪,却顿时没有了出手的必要。




“Amazing!不愧是那位迷人的殿下的左膀右臂♪”




“再把英智说的跟狐狸精一样,我就折了你那爪子。”




敬人冷冷的看着他,后者却发出了标志性的笑声。音调怎么听都古古怪怪,跟那乱七八糟的发音腔调一样让他的额角一跳一跳。




“仅凭那双眼睛和笑容就能让人倾倒,这可是毫无保留的赞美!不过如果表述不当的话,请允许我道歉♪”




“那家伙用不着你夸。”镜片上隐隐有咒文流转,他皱了皱眉,趁着敌人被绊住的那几秒射出一箭,“不要得意忘形了,我可不会傻乎乎的相信你那些花言巧语。如果不是英智保证在那边见过——”




他的话音止住了。古书堂的符咒足以把普通妖物困上个一辈子,但对上大妖威力便打了折扣,因此在他射箭的同时,日日树那回转的银刃也直接钉进了对方的心脏。但黑鹭显然并没有因此而被消灭,随着布帛破碎的声响,敌人在最后一秒遁走,一只傀儡娃娃骤然坠落在地。


敬人心下一沉。




“还有同伙在!”




他的尾音消失在了撞击声中。有什么妖怪的尖角突然在他的身后现形,幸而他本能察觉到了风声不对,下意识的格挡,护腕也因此碎裂了,整个人更是狠狠砸入了房间另一端的、厚重的石质屏风上,碎裂的石块轰隆隆的将他完全淹没了进去。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一息之间。




一只黑爪死死抓住袭来的、黑鹭的鸟喙,日日树的另一只手则控制银刃在空中旋转,样式古怪的兵器尾端穿孔,系着的凝聚了妖力的银丝勒进了长角妖怪的脖颈里。三者就这样僵持着,仿佛感觉到了这片海域之主的汹涌的妖力和心绪一般,包拢着蜃气楼底基的海水汹涌撞击着虚无缥缈的建筑。银发大妖看向堆满碎石那方,刚想开口便听到了石块挪动的声音。




“……早在从那种地方收到挑战信的时候,我就在怀疑这里面有地系的影子了。”




莲巳敬人推开了压在身上的石块,眼镜不知去了哪里,一双妖瞳已然完全亮了起来。




“我就知道♪眼镜君可不是随随便便谢幕的人!”




“别把我跟你这种莫名其妙的演员混为一谈。还想玩到什么时候?”




书册在他手里被青色的妖火灼烧,在撞击之时打在长角妖怪的符咒被逐一催动了,眼底浓郁的冷色调让短发青年看上去更加冷厉。




“漫不经心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烦。几年不见,跟你并肩作战的感觉还是那么……糟糕。”




被分担了一部分压力,日日树涉眨了眨眼睛,故作头痛的叹了口气。




“好歹是‘定情信物’都互换过的交情,被这样毫不留情的评价还真是令人伤心……☆”




莲巳敬人气极反笑。




“那东西早就被英智吃干净了。当然你要再给我一片心磷也无所谓,正好再给他补补身体。”




“哦呀,真是眼镜君风格的提议!不过如果那位殿下能给我一支令人惊喜的玫瑰,那么物尽其用又何尝不可♪”




妖力凝成的银线上光华不易察觉的流转了一下,被古书堂符咒困住的长角地妖的头颅出现了如同黑洞一样的断面——整个都被硬生生的切下了。银色依旧纤尘不染,但此刻的景象如同屠夫的肉铺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喷溅的鲜血很快被止住,又一颗粗蛮的头颅从断面里生了出来。




“废话少说。我的符咒快失效了,九颗头你快点砍。”敬人俯身捡起掉落在地的长弓,那狭窄的半月形散作光华一点一点融进了他的身体里,“现在该是——”




之后的话语被一声清啸接了下去。声纹里蕴含的意义已经不被人类所理解,青色的鸾鸟袭向了浑身染血的黑鹭。利爪与尖喙夹杂着妖火互相撕扯,地面之上则是奇术师倒计时的声音,以及那似牛似獒的长角妖兽横冲直撞的身影。它在被砍掉七颗头之后一次性暴露出来了最后的两颗,一颗吞吐着幻术的迷雾,一颗张着血盆大口衔着妖火。




“……!何等奇异的姿态!是从传说中汲取的灵感,还是造物主在马戏团创造的巧合?人间这硕大的角斗场(abattoir)总是如此冷酷与惊奇……”




血从日日树的颧骨滴落下来,被他用食指抹去。明明是尖锐的黑色,那指尖上燃起的妖火却是一如既往的荧白,在沾染了主人的鲜血后燃的愈发猛烈,拥有了与光泽矛盾的凝实感,像是被淬炼过的某种奇异的金属,甚至是不可思议的、带着韧度的冰霜。无数的银色线条将面前的空间分割,束缚的核心就在双头的地妖身上,只需轻轻一动便将其割的鲜血淋漓,却只是针对那一只猎物的木偶提线,于交战的飞鸟而言仅仅如同投映的虚幻光影罢了。




效果并非完全一致,不过这种形态……不,应该不是英智主动教了他什么。虽然不着调,但这个变态的模仿和创新能力一向强的令人忌惮。




妖瞳映着满室银光,火焰舔舐着羽尖。垂死争斗的黑鹭的鸟喙在莲巳脖颈的羽毛之下留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过重的猜疑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地妖开始用獠牙撕咬细线,妖火侵蚀着银线。日日树涉却没有趁此发力,反而一下子跃开——只见一只黑色的巨鹭被毫不留情的扔了过来,径直砸到了这双头妖怪的身上——强大的冲击将它狠狠撞离原位,在笨重的身躯被银线分割的过程中,那两颗头颅也终于掉下来了。而青色的身影迅速掠了过去,没有再给黑鹭爬起来的机会。




莲巳敬人在触地的那个瞬间化成了人形。那柄他并不太常用的刀被他抽了出来,双手拄着刀柄,而刀刃则深深没入了黑鹭的心脏中。




这次不是什么傀儡了。在刃尖汹涌挣扎的妖力十分清晰,如同刺破了厚茧后挣扎的幼虫一般。




……茧?




那只不三不四的刻耳柏洛斯的最后一只头,吐出来的幻术仅仅是被日日树撕破的那些廉价货吗?




他下意识的想要退开,但思维的命令还没传达到肢体,腹部就蓦然一凉。




——从那垂死的黑鹭躯壳深处,伸出了一柄挂满了冰霜的、外形与他手中那把极其肖似的刀,从下至上刺穿了他的腹腔。




- TBC -






+ 对不起又虐敬人了…(PД`q。)·。'但是都会好的!!相信我!!!




+下面是一点背景解说?比较啰嗦不过不看也没关系w有些在之后剧情里都会提到的,但是怕现在显的太云里雾里就还是贴了一些(/w\*) 




上章的“凭证”也就是这章涉涉打趣的“定情信物”嗷,还记得开头几章提到的(副会从前为了给会长治病而去弄的)黑龙鳞咩?其实是涉涉的心鳞,已经被敬人喂了英智,作为交换敬人留下了基本等值的极尾羽。两人当时被迫并肩作过。


之所以打趣说是定情信物,是因为在妖界流行交换这样的特殊物件(如同人类交换戒指)。(羽族的极尾羽/海系心鳞/地行的角:一般10年长一次/蕴含力量/有召唤和感应的能力)当然也不是没有单纯其他用途的先例。


两人几年前分道扬镳之后就没再联系,会长知道这段经历,并且看到了涉涉的原型+亲自去过放着敬人尾羽的妖塔。嗯,会长选择给涉涉留下凭证是在这之后的(/w\*)。


会长的病有点特殊,第三卷大概会详细讲w。顺便敬人的第一根极尾羽也喂了英智。某种意义上的…… #人生赢家天祥院#




+ 牵扯到一点希腊/罗马神话和双关梗?刻耳柏洛斯是地狱三头犬,每只头都不是同步的。提到角斗场的时候涉涉用的是英文,这个词还有屠宰场的意思嗯。能利用不同语言埋下的小伏笔和梗我还是有点期待能顺利写出来的……w




+ 关于柏山和敬人的外祖母:同样是为了构建背景而增加的小设定,对于并未从原作得知的、两人的家属性格还是架空了十分抱歉qwq柏山是羽族黑妖的大本营,敬人外祖母曾经从那边拐回来一批鸟加入白妖。




+ 不想也不该让任何一个小哥哥在这里做真正的反派,添加了一堆原创的BOSS……并且一写多人架空设定就会怕单薄,拼命塞模糊的伏笔&加(背景)小设定没救了,目前一些鸡零狗碎的东西其实已经埋到了最后一卷,渣作者逻辑废柴白字大王,如果有任何的BUG依旧欢迎提出~

评论
热度(26)
  1. 冰岛薄荷🐳 转载了此文字
© 冰岛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