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薄荷🐳

关于我

平时画画水彩摸摸鱼
中考神隐(੭•͈ω•͈)੭✯*・

表白小竹!

千灯秋竹:

啊啊好气啊早上的有个地方错了重新发
soramafu
mafumafu生贺
想写一个温馨的水彩风故事
结果突然就…有病了起来
喜欢上mafu真是太好了(泣


雨后会出现彩虹的。


对于まふまふ来说,そらる就是他的彩虹,雨后站在他的面前,对他微笑着伸出手的そらる。白皙的皮肤在雨霁后还未完全放晴的
天空下,まふまふ喜欢那段景色,那一瞬间街上的所有人都仿佛失去了一切颜色,只有怎么看也看不到边际的望空,薄纱一般却看不透的云盘绕在空中。

そらる站在那幅画面的最前方,对蹲在地上躲雨的他伸出了手,他还能记得そらる那天穿的衣服,看着就很蓬松柔软的黑发,以及那双世界上最好看的,映照着那潭蓝天的,空色的眸子。

他擦擦额发上的雨滴,向着そら(空),和そらる伸出了手,仿佛指尖也暮然沁上了蓝色,他忍住有那么一点点想哭的心情,说:
「そらるさん,对不起,我…

脚麻了起不来」

そらる:好气噢,可是还是要把mafu拉起来,まふまふ站了起来,脸上的水痕还依稀留着。
「そらるさん!!我比你高诶!」


そらる当时觉得自己肯定是瞎了眼才会对他伸手。
ˊ_>ˋ妈的まふ……


即使这样そらる也依旧是まふまふ的虹。


他一直在追赶着他憧憬着的そらる,想要和他站在同样的高度,能和他站在一起,这样使他感到满足和幸福,他很努力地去做,也与そらる培养了不少好感度。

そらるさん真是温柔,作为朋友来说,会在半夜哽咽着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安慰自己,不论多晚,虽然平时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不过一直对自己的事情很上心,也会偶尔叫上自己一起出去玩,会骂骂自己,稍微欺负下然后看着炸毛了叫着 そらる!!!!的自己。

这么想着想着,眼睛并没有聚焦在电视屏幕上まふまふ终于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了。他看看有点抖的手,不重地扇了自己一耳光。

自作多情。

そらるさん一直都很温柔,对其他人也好对lon桑也很好。

「啊咧……为什么会想到lon桑…因为和そらるさん关系很好吗……」

能被そらるさん温柔相待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



想要留在他身边。

「欲張りだな...」まふまふ意识到自己身体中,大概有什么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又有点想哭。


「あ...そんなんだ...そらるさんに対する感情は...」



そらるさんの事、好き が。


总之还是不能时时刻刻把这件事情揪在心上,和平时一样地和他相处就好,毕竟还要一起唱歌作曲活动,还是无法替代的朋友。

这么说…そらる对自己来说的确是无法替代的人,那,自己对他来说呢,是特别的存在吗……还是说,只是普通的关系比较要好的朋友。

把头埋进宽大的卫衣里,まふまふ染上点倦意。


「まふまふ?你在听吗まふ?」对面的人敲了敲手中的甜点勺,争取让正在闷闷不乐地自顾自发呆的搭档清醒过来。

电波少年まふまふ完全没听见,そらる只好放下手中的小勺子,微微站起身叹着气,手伸到他耳边,打了个响指。

まふまふ从心事中突然清醒过来,由于突如其来的惊吓还忍不住惊呼了声,在前后左右桌转过头来盯着自己看的时候脸涨的通红。

随后到来的是前辈看似不耐烦的抱怨,夹杂着细微的担忧神色,足够让心思细腻的まふまふ察觉到了。
于是挤出微笑,「抱歉 そらるさん、刚才有点走神了…」

「算了,你刚刚到底在想什么,那么认真我叫你都不听了?」
「没有啊…そらるさん想多了…」まふまふ由于紧张和心虚别过目光,又不停地看向那边悠然自得的罪魁祸首,「只是在想…」

まふまふ脸上的笑容完全僵住,他大概能感觉到冷汗从脸颊一侧滑下的速度。

在想什么?

想着你啊そらるさん

怎么可能这样说出来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又摆出了那副面具一般的笑容面对,摆摆手说道「什么都没有」

「是吗……那就好。最近作业太累了?好好休息啊。」そらる重新拿起勺子挖着快化成水的冰激凌。
怎么可能那就好,想强硬地直接问出他到底在想什么,以至于可以把自己忽略。啊…想到这个就火大,到底是在想着谁的事情啊……
馬鹿。まふまふの馬鹿。

そらる比那个鈍感的まふまふ早一倍时间喜欢上他的,以slime做担保,そらる发誓。


虽然那个完全天然的五岁小孩大概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意,嘛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没有表现出喜欢他的那个样子,没有察觉到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毕竟一直都敏感纤细的まふ,只有在这种时候变得迟钝,大概就是那种就算被告白也会当做别人在开玩笑的类型,说真的,他开始心疼起来以前跟他告白过的女孩子了。

虽然有没有这么样的女孩子他是不知道。
但是他被告白后红着脸慌慌张张的样子肯定也很可爱…

糟糕…我在想什么啊喂。沉浸在想象中的そらるさん敲了下自己。 啊果然还是希望他能有些自觉,注意到自己的心意什么的先不用抱有太大期待,总之不要在无自觉的时候撩拨自己就好。什么低领口露出的锁骨,小孩子一样踩着不同花色的地砖走路回过头对着自己露出的天真明媚的笑颜,在半睡不醒时穿着小浣熊睡衣抱着まふてる迷迷糊糊的可爱样子,在作业时睡着给他盖被子时嘴里嘟囔着そらるさん...

待てーーー自认为很厉害的情场高手そらるさん陷入了混乱沉默debuff。

不是我自恋…そらる平复心情后自言自语。


まふまふ那家伙…是不是喜欢我啊喂……



所以啊恋爱中的人都是ばーーーーか。

机智(并不 的そらる准备确认一下,正好第二天的原定计划是一起作业后吃烤肉,当作茶余闲聊喜欢的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所以…
「まふまふ、有喜欢的人吗?」一边帮对面不知道给谁发着line的まふまふ烤肉一边心不在焉地问。
まふまふ,一脸萌比。

然后反应过来脸就红了,低下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嘟囔着「喜欢的人…姑且算还是有的……」并且现在就坐在我面前。

そらる看到他这样的表情,稍稍有点吃醋之外更多的是觉得他很可爱,轻笑着道「まふまふ这么童贞真的好吗?会连告白也没法做到的哦?」

「这么说我的そらるさん不也是一样,都奔三了连女朋友都没找到」

「你年龄也不算小啊?」像是得到糖果的小孩,そらる眯起眼睛笑笑。

「胡说!まふまふ是只有五岁的天使!!」

看着对面人撇着嘴一脸不乐意的样子,这让そらる有点想再逗逗他:「这么说起来的确有呢,喜欢的人…」特意在这里停顿,そらる发现对面人的表情变了一瞬。

「是个很可爱的孩子,谦虚有礼,努力认真,成绩很好,总是会对我笑,声音很好听,长得也好看。」都是实话吧,并没有说错。



まふまふ突然问了:「声音好听…她也是唱见吗……」跟そらるさん关系很好的女性唱见…



「对哦」虽然是“他”不是“她”。そらる喝了口桌上的碳酸饮料,等待着まふまふ的回答。



「那,祝そらるさん能快点和心上人在一起」まふまふ笑中带了些苦。




「あ...」糟糕……这把玩大了。


后来持续了一个月左右,都没有人再提起喜欢的人这件事。




不过后天是七夕啊……そらる看看日历,每年都会做的七夕曲已经提前完成了,要不等到那天约他去花火大会吧……
顺便表白下。


不管怎么样,想把这份心意表达出来。

不管他是否拒绝。

不过要是真的拒绝了的话,そらる拿起手机陷在沙发里。
大概会无可救药的痛苦上一阵子,说不定会把他锁起来…开玩笑。


他怎么舍得。

虽然占有欲强有时候并不是件坏事,但对象是まふまふ,嘛那就另当别论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呐まふまふ,」真正到了邀请的时候,そらる却感觉不是那么简单,明明平时也有不少约出去玩的情况,这次邀请的时候却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有几根手指还在颤抖。

「晚上去不去祭典?」鼓起多大勇气才说出这句话。

刚刚还趴在沙发上躺尸的まふまふ突然来了精神,翻过身举起手大喊「行く!!」

计划第一步算是成功了吧。


まふまふ自从知道那个他心心念念的そらるさん有喜欢的人之后有一点点失落。但是立刻好转了过来,毕竟他本就没抱太多幻想,希望破灭之后才是最难过的。虽然依旧郁闷了好几天。

好在そらる与他的相处模式没有任何变化,还像以前一样,一起作业,一起投稿,一起吃饭…但还是稍微有一点不甘心。
真的只有一点点。

正在思考要不要直接和そらる坦白这一切与自己的情感而苦于没有一个好的机会正在苦恼中的まふまふ就这么收到そらる的祭典邀请。

是个绝佳的机会,まふまふ这样想。


「そらるさん久等啦!」まふまふ身着素色的浴衣走出门外,脸上洋溢着无法遮挡的开怀笑容。

笑得相比之下明明要告白却和平常穿着无二的そらるさん心里毛毛的。

「怎么样合适吗?」说着まふまふ举起双臂转了一圈。

そらる转过头,丢下一句 嗯还不错 便独自走向楼梯,等着まふまふ气呼呼地跟上走在自己身后。

其实很适合,まふまふ很适合夏天和浴衣,大概是因为镜花水月梦花火的缘故,そらる毫无缘由的认为まふまふ与夏日般配。

有点可爱…
但是感觉有哪里不对。


まふまふ这时候还在生刚才そらる的气,看到他突然转向自己不由得紧张,そらる只叹了口气,将手伸向自己的腰带。

【え...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そらるさん你要干嘛??????】


「干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腰带的结打错了吧?」そらる摇头,顺便不轻不重地敲了下まふまふ的脑袋,看着那人吃痛地捂住脑门,そらる突然想笑,而那笑语到嘴边却成了欺负他的语句。

「明明自称天使手却很笨呢」
看着まふまふ一点点炸毛。



两个男孩子,特别是两个长得都很好看的男孩子一起来逛祭典总会被人瞩目的,实践得真知。

在意他人目光的まふまふ稍微有点后悔,不过这很快就被そらる的话带过。

「最近又没有好好吃饭吧…现在有什么想吃的吗?」

まふまふ猜想そらる的话是不是有什么魔法,被这么说着本来不饿的肚子突然叫嚣着想要吃些什么了。

「什么都可以哦。」看着まふまふ小孩子一样咽口水不知该说什么的神情,そらる放松下来。

好像那句由三个音节组成的告白语句也可以顺顺当当地轻松说出了。(好きだ)


人流开始变多,通常是情侣们一起来玩,捞金鱼抽彩条最后找个好位子看那幅铺满天空的烟花景。

まふまふ很幼稚的对他身前的そらる抱怨一句现充都爆炸吧 后扯着そらる的袖子两眼发光地叫着要吃棉花糖,そらる「 诶—」 的一声后还赌气般反驳。

「呐そらるさん!这个棉花糖有没有很像夢のまた夢里那个!」まふまふ将白云似的棉花糖举到そらる面前,像是等待着夸奖的小孩。

而そらる鬼使神差般莞尔轻笑,在对面まふまふ愣住时一口咬下棉花糖一角……一句「嗯还蛮好吃」丢给欲哭无泪的天使。

离烟花绽放的时间近了, 在那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刻牵起他还空着的另一只手,往人群稀疏的高处走,不顾背后まふまふ的疑问,只是头也不回地说有话要告诉他。

谁知道まふまふ稍微回牵了下そらる,垂下眼帘,颊上不知是不是被悬挂着的千灯火光映得有些发红,他轻启唇,看着回过头的そらる那双空色眸子倒映着的自己,无比坚定地回答。

「我也是…有非说不可的事情要传达给そらるさん。」


「那样正好。」


走到没有人的地方,まふまふ站在山坡上遥望星空与山下星星点点的建筑物,感觉实在没有比这里更适合告白的地方了,虽然他也不清楚什么样的地方才适合告白。

不过等到烟花升空,那样的景色,只和そらる两人共享这样的美景,就算是告白不成功也值了……吧…

这么想着,一直未被放开的手突然被抓得更紧,令他感到又些吃痛。そらる直视着他微低下头,深呼吸后说道:「まふまふ,现在开始我会这样很用力地抓住你的手,因为我接下来说的话有可能会让你突然跑开…但至少…」

希望你在我身边。

头顶传来轻笑,随后是まふまふ的悄语承诺:「没事的そらるさん,

因为我哪里也不会去的。」

像是得到对方允许一般,そらる猛的抬起头对上まふまふ的红眸,倒是把对方吓了一跳。

「まふまふ!和我…不对……那个………」刚刚还很强势的そらるさん一下消了气焰弱了下来,嘴中含糊不清的语句不合时宜地冷场了。

そらる的混乱debuff最终被まふまふ的笑声解除,そらる红着脸看对面捂着肚子已经笑得不成样子的まふまふ有点又气又恼,啊啊啊啊真是,三个音节都说不好!白痴吗そらる!

「ちょっと、」そらる终于忍不下去,羞愤万分提醒那个被告白者。

而笑得够呛的まふまふ丝毫没有自觉,抹了抹眼角沁出的泪珠继续嘲笑着他。

这可不能忍,そら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抓住まふまふ的肩,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吻了上去。


所有的声音都被吻封住,下一瞬斑斓的烟火占满了整个天空。

明明是那么美的花火,那样绚烂又转瞬即逝,まふまふ的视线却只能停留在面前そらる的睫毛上,移不开一毫米。

そらる扣住他,睁开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他能看到まふまふ眼中的慌张和讶异,但不确定他是否拒绝着自己。

不管了,そらる心一横,先把便宜占尽了再说。

然后他感到まふまふ环上了他的腰,嘴唇分离后自发性地再一次吻上来。

そらる大概要疯了,喜欢的人眼角微垂,眸中闪着流光,伴着眼中似有似无的氤氲水汽,颊上绯红呼吸微乱,明明没有经验还是依然靠近自己,吻着自己。


这样可爱的样子让そらる几欲忍不住在这里把他办了,不不不保持理智,这很不妙。

まふまふ终于松开,害羞地把头埋在そらる肩上,用不大的声音说:「そらるさん满意吗……这样的我的答复……」

啊slime之神啊这是什么死之前最后最丰盛的福利吗。

「嗯。」细如蚊声的音节还是被まふまふ捕捉到,红了耳朵。そらる抬头,望着星空用最温柔的语气道出:「好きだよ、まふまふ。全世界一番大好きだ、まふまふ。」他轻吻那人的发丝,听见他第二次答复。

「私も...そらるさんが...好き。」言语最后带着哭腔,以及そらる后来一次次轻语的告白,全都被淹没在持续绽放舒展的花火中。




木屐的声音啪嗒啪嗒地响起,雨中混杂着两人的笑闹。仿佛约好了似的,花火大会结束后就迎来了夏天的阵雨,刚刚确定关系的两人一前一后跑下神社阶梯,就算是被雨淋湿也没所谓地笑着。

两人的住所本就是上下楼,贪图方便又因为可以名正言顺腻在一起的そらまふ便直接来到まふまふ的房间。

催促着まふ快去洗澡后的そらる坐在落地窗前,环视着周围,夜晚的谧静只有窗外的雨声和浴室的水声传来,其他的仿佛都被隔绝开,不忍心打破这片静意,そらる轻叹后盘腿坐下。得到了まふまふ肯定的答复,正式与他成为了恋人关系,但内心深处大抵还是有什么情节,他思索了一下,是那种小孩子害怕把心爱的娃娃弄丢的小心翼翼,他也同样害怕将他弄丢了。

虽然他说过哪里都不会去,虽然告白已经成功了,但仅仅这样还是依然避免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他想起以前做的一个梦,梦中的まふまふ走在赤色雪色彼岸花盛开的那段,微笑着流下泪滴,身后的六片羽翼霎地张开,对自己伸出手的同时化作丝缕。



灰飞烟灭。



然后梦醒了,そらる睁开眼睛,那个早晨,他终于发现了搭档まふまふ对于自己的意义,不同于朋友那种。




浴室的水声停止,而正在独自苦恼的そらる并没能够察觉到,まふまふ这下起了玩心,悄无声息的摸到他身后,从背后环住他,在耳畔轻轻叫他,声音像只小猫那般撩人,未干的发丝蹭在そらる的颈窝弄得他痒痒的只好又蹭回去。

「そらるさん在想什么呢?」まふまふ戳了戳そらる的脸颊,背靠着そらる席地屈膝坐下。

「嗯…在想你……」说着似是似非的情话,そらる偏了偏头,扣住まふまふ放在地上的手,十指交握。

后面突然安静了下来,そらる也感觉不到靠着自己脑袋湿漉漉的发丝,他没回头,浅笑良久,又感到まふまふ软软的发丝,小心地靠回来,很久都没有再移动过。

「まふまふ?」そらる悄问,怕扰了他静刻。

然后传过来了まふまふ带了倦意的气音,像是疑问,又像是回答。

そらる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一生也不会有太多次的完全放空的时间。

他突然开口:「まふまふ,困了?」

「唔…」

「把头发擦干再睡,」そらる横抱起半梦半醒的まふまふ放在床上。

「等睡醒了…」そらる垂下眼帘,拨开まふ的额发印下一枚轻吻,转眼看了看窗外又开始下的阵雨,「肯定能看见很美的天空吧……」

他勾住そらる垂在身侧的手,笑了。




「嗯,还能看见彩虹。」


「大概吧……」

「一定会的。」


不完全统计6100多字
大家吃得开心就好
沉迷まふsecret base
好抱歉点了小红心的妹妹啊……

评论
热度(30)
  1. 冰岛薄荷🐳千灯秋竹 转载了此文字
    表白小竹!
© 冰岛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