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薄荷🐳

关于我

平时画画水彩摸摸鱼
中考神隐(੭•͈ω•͈)੭✯*・

甜到炸裂!!!

楠海泡沫°:

Chapter 10
子夜将至,星光于深蓝天幕中零碎散落,云岚双塔的粒子射线缥缈成轻纱,蓝与紫的萤火散溢幻灭,银月被云层遮蔽,皎洁光芒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梧桐庄园东庭院有着与宴会厅截然相反的静谧,纯白的昙花与月见草簇拥着高大的梧桐树,空气中充斥着花香,馥芬芳四溢,壁挂式走廊盛着夜色与光华,一派安逸。
有人踏上这里的深蓝地毯,步伐匆忙得发出阵阵闷响。
桃红发色的青年捂着口鼻,碧绿色的瞳中充盈着苦恼,生理泪水随之而出,他强迫自己放轻脚步,偏过头去不愿意看见廊台下的花园。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选择从这里离开!
和冰鹰他们的谈话持续得太久了,关于《启明星》行动游木的异常情况,目前只能从「红月」那边下手,他调入「红月」还不足半年,降级后权限也随之缩小,但是他应该可以从试剂那边下手……
但现在……他快难受死了!
攀谈结束后三个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离开,衣更真绪选择了东面,但当他看见小路尽头的花园时,内心都是崩溃的。
他太担心游木他们以至于忘记看地图了,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是自作自受吧。
花粉过敏症……一个看似不足挂齿但发作起来快要疯掉的小毛病。
难过的是为了不引起麻烦他没有带任何医疗装备,所以也就没有他需要的药物。
……能混进来全靠日日树团长,现在也是以侍从的身份出去,至于监控……如果日日树团长帮忙应该不用担心。但其实真绪一直不太明白,这个奇怪的人为何这样尽心尽力地帮助他们……
原本好不容易穿过花园进入东庭,结果……又是这一条开放的壁挂式长廊。
他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整理脑袋里的信息,只是一个劲儿得往走廊尽头冲。
——“咔哒”门锁被扭开的声音传来,因为过敏症发作头脑混乱的衣更真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有一股力量将他直接拉入房间中。
——“?!”行动来得比思考更快,衣更真绪迅速挥动手臂挣脱开来,顺势一招擒拿欲将来者制服。
“真~君。”黑暗中一个声音慢悠悠地传来,激得真绪慌忙收手,但很不幸,因为过敏症发作引起的喷嚏直接让他身形不稳,然后,他就感觉到那个人直接倒在了自己的身上。
——“嘭”两个人砸在厚厚的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真绪疼得说不出话,只能努力地推开他。
“凛月!别闹……唔!”
颈边传来的刺痛掐断了他接下来的话,对方扼住他的手腕完全不让行动。
能感觉到颈部血液在慢慢流失,而索取者似乎比往常要贪婪许多,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疼痛和冰冷在蔓延,堵塞的鼻腔和火烧火燎的咽喉,真绪忍不住挣扎起来。
“……”朔间凛月一声不吭地放开了他,依旧倒在他的身上。衣更真绪试着推了推他,对方还是不动。
“凛月?……小凛?啊欠!”他说起来话来已经闷声闷气了,被咬过的脖颈还有些微痛,凛月的温凉呼吸落在那里,感觉十分异样。
就在他以为凛月已经睡着了的时候。耳边传来对方若有若无的轻叹。
“……真~君,真过分。”
“……你先起来,我很难受。”真绪又推了推他。
“不~要~明明来了,却第一个跑去找眼镜君。”朔间凛月的语气像只懒懒的,正在撒娇的猫咪,他缓缓攀上真绪的肩膀抱住他,在他颈间蹭了蹭。
“?!你怎么知……”真绪住了口,他实在是不想再惹事生非了。
“我闻得到,闻得到真绪的味道。”凛月收紧了环住他的手臂。
“……”也罢,他想了想,反正自家竹马平时的举动都带着神秘奇幻色彩,他疲于去深究。
“啊欠!”又是一个喷嚏,真绪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咳嗽也加剧了,“咳咳……能不能先让我起来?”
“不要~放开真~君的话你又要跑了,就像在舰船上一样。”凛月迷迷糊糊地蹭着他的颈窝。
“……”他当时是真的很生气,本以为拜托了凛月他便会守口如瓶,结果没想到还是被濑名泉知道得一清二楚,但仔细一想也没有什么问题,凛月本就和那人同属「knights」,再加上冒险帮助他们什么的,本来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咳咳……那天是我不够冷静。”真绪咳嗽了一声,抬手拍拍凛月的脑袋。
“呼啊……”凛月深吸了口气,放开真绪翻身滚到一边。
真绪慌忙起身,打开房间里的台灯,寻找着纸巾……
“呼啊~有药在床头的抽屉里。”地毯上的凛月又翻了个身,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嘟囔道。
衣更真绪停下了走向盥洗室的脚步,他回过身拉开抽屉,果然看见自己经常服用的药物就在那里,还有纸巾和口罩。
他望着这些东西沉默许久,最终轻笑道:“谢谢了,小凛。”
回应他的,是从身后地毯上传来的平稳呼吸。
服用完药物后的真绪终于舒服了一些,他跪坐在地毯上看着躺在那里的黑发青年,他还穿着已经皱皱巴巴的礼服,对方于暖黄色灯光下安静的睡颜,睫毛投下浅浅的阴影,鬓边的碎发粘在脸颊上,这大抵是朔间凛月看起来最健康的时刻,红扑扑的脸颊乖巧而又可爱,也许是因为方才“进食”了的缘故,他的嘴唇亮晶晶的。
衣更真绪叹了口气,回想起那日凛月在「红月」舰船上的表现……自从「Trick star」出事以来,他们的确鲜少见面了,自己被拖去进行各种审查,停职、降级、调动,被这些事情像泥沼一样纠缠着,全是真真正正的麻烦。
凛月很早就知道自己会来的吧……想到这里他笑着抚上自己脖颈处的咬痕,最终放松地呼了口气,抬手摇了摇凛月的肩。
“小凛……去床上睡吧。”真绪柔声道,但凛月依旧沉浸在梦乡里完全不愿意起来。
见人一直没反应,真绪也不再强求,反正凛月在那儿都能睡着,地毯脏不脏也无所谓,房间里空调又刚刚好……感冒的可能性也不大。
想到这里,他扯过床上的被子给凛月盖上,然后准备离开。
“……不许走噢~真~君~”裤脚突然被拉住,凛月缓缓睁开血红色的双眸,眼神里带着倦意却又固执满满。
“别闹了,小凛。我明早还要去上班。”真绪叹了口气。
“如果出去的话,真绪会很难受……”凛月晃晃悠悠地起身拉住了他的袖子。
“我知道……但是……喂!”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又被凛月直接扑倒在了床上。
黑发青年抱住了他,不由分说地取下他固定刘海的发卡。
桃红色的发色从额头上散下,掩映着碧绿色的瞳,真绪看着凛月完成这一切后,以一种颇为满意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伏在他的胸口上闭目养神。
“……凛月!”真绪懊恼地唤着他,怎料对方将自己抱得更紧。
“是阿濑让我修改了庄园的安保程序噢……”凛月喃喃出声。
衣更真绪一惊,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爬在自己胸口的人。
凛月带着真绪翻了个身,将他整个人都抱在怀里,像抱着一个枕头一样蹭了蹭他后,闭着眼睛嘟囔道:“他让我抹去你和另外两个人进来的全部行踪。”
衣更真绪沉默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此番探望游木会如此顺利竟然是因为濑名泉的默许……也许……他们应该对那个人的看法有所改观?
“真君~调来「knights」的医疗部吧,和小鸣一起工作也没有什么问题。”凛月抱着他缓缓道。
衣更真绪一愣,随即很果断地拒绝了,“我要留在「红月」。”他的语气坚定不移。
“……你……什么都……查不到的。”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真绪有些激动地道。
“……直觉……如果知道的话……会帮忙的……”凛月抬手帮真绪整理好他的头发,打着哈欠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就要睡过去。
“……”真绪静静地盯着抱着自己的人,黑发青年依旧是那副困倦的模样……不应该怀疑凛月的,他们从小朝夕相对,凛月明白「Trick star」对自己的意义,如果当时他知道些什么,一定会帮忙的。他在心里这样说着。
随着过敏反应渐渐有所好转,想到这里的衣更真绪也放松了下来,目前的情况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冰鹰和明星被日日树团长指名调派为警卫员;游木也已经出狱,单是看这婚礼的规模,濑名泉应该不会对他有多糟糕……吧?至于自己……如果可以得到启明星一行动开始前游木在「红月」的体检记录和当时所服用的药物配方,应该可以找到什么线索。
所以……他应该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看着凛月即将坠入梦乡的困顿脸庞,真绪又推了推他。
——“让我留下来可以,我们能不能先洗漱?这身衣服穿得我很难受。”
他如实道出,却又被凛月往抱得更紧了。
算了算了,碧绿色的瞳柔和下来,真绪拨开对面人额前的碎发,笑意满满地看着他。
晚安,小凛。他在心里这样说,伸手抱住对方的同时,按掉了床头的灯。
……
拉普塔安静下来,梧桐庄园的晚宴也随之落幕。
人们陆续离开,话题多半是白日的婚礼与今夜的舞蹈,天祥院家的继承人又带着「fine」的军团长抢了「knights」第一骑士的风头,这件事有目共睹。
但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濑名泉可一点都在意,甚至还对那二位笑脸相送,当他终于送走了某个非要嚷嚷着继续进行狂欢新婚夜的白痴——守泽千秋后,一切差不多算是落下帷幕了。
——“新婚快乐啊!濑名!!”目送着从车窗内探出半个身体向他招手的智障离开,濑名泉疲惫地叹了口气。
通讯手环突然响起,打开后在光屏里出现的是鸣上岚焦急万分的脸。
——“泉酱!这真的是太糟糕了!”
“哈?又怎么了?”灰发男人不耐烦地问道,语气里倦意十足。
“那个……你应该知道樱井小姐吧?”鸣上岚犹豫着开口。
“首相先生的外甥女?那个娇蛮跋扈的小丫头?”濑名泉从脑海里调出这个人的信息,完全没有在意。
“嗯……这样的形容对女士来说很失礼呢。”岚笑了笑,“不过现在,这位小姐似乎对我们军团非常地不满呢。”
“不满?随她去!既然不满那还不离开?她在你那里还要做什么,晚宴都结束了。”濑名泉没好气地嘲讽道,顺便抬步向庄园里走去。
“嗯……因为她的礼服还没有熨烫完成,樱井小姐表示,如果她不能穿着自己原来的礼服回家的话,她就不会离开了。”鸣上岚为难地道。
“呵~”一声嗤笑,濑名泉全然不在意此事,“随便这位女士了,反正今晚整个庄园都被我包下了,有她睡觉的地方。至于她的礼服,那又是怎么回事?”出于待客之道,濑名泉还是勉为其难地问了问。
“嗯……樱井小姐今晚是小司司的舞伴嘛,结果小司司带她来到花园里后中途离开,就在这个空档樱井小姐被寻找着灵感的「王」撞入水池中了。”鸣上岚如实告知。
“……让司君自己去处理这个事情,我们得讨论一下游君的事。”濑名泉走过空无一人的走廊,声音变得低沉。
“啊啦?难道你今晚就不能忍耐了么?”鸣上岚略有吃惊地道。
“……要是想让年假彻底和你说再见就继续胡说八道吧。”濑名泉黑着脸道。
“啊啦啊啦,开玩笑的啦泉酱。”鸣上岚笑得直不起腰,他眨了眨雪青色的眸子竖着指头道:“其实你不用太担心的,小真的身体只是需要调理而已,发情期恢复正常也只要一个月左右。不过泉酱会觉得很辛苦么?”
“……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头饥渴的野兽?”银灰发色的男人一脸不爽。
“哎?难道不是饥渴的蟒蛇么?”通讯手环里传来的声音很是无辜。
“和你的年假说再见吧鸣上少将!”濑名泉恼怒地关掉了他的通讯手环。
——“叮”,一条简讯传入。
[知道泉酱不想再理人家啦,真是狠心的男人,就这样抢走人家的年假真让人难过。不过呢,还是要问一句,关于造成小真身体不适的原因,还需要细究么?]
水蓝双瞳凝视着光屏,所有的字符被一一纳入,濑名泉沉默半晌,最终敲了几个字回复过去——[不必了。]
关闭了通讯手环后,灰发男人缓步走向了长廊尽头的房间。
打门的时候,他就听见卧室里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
走进房间刚好看见一身华服的青年从梳妆台前惊慌失措地站起,转身时刚好与他四目相对。
“泉、泉前辈。”游木真的结结巴巴地问好,双手局促地捏住椅背。
“没必要每次见到我都视我如洪水猛兽噢。游君~”他倚靠着门框一脸兴致盎然。
“我……”想要辩解却又觉得这是无用功,于是游木真偏过头去不再面对濑名泉。
“游君,把脸转过来。”他缓步来到他的身前,语调低沉不容拒绝。
金发青年身体微颤地扭过头来,绿色双眸再次对上水蓝瞳孔。
是的……一如既往的胆怯不安,但至少没有皱眉头,没有剧烈反抗,说明并无厌恶。濑名泉姑且在心里下着结论,而后,他伸手拉着他回到椅子上。
游木真的身体僵硬无比,二人独自相处时,他依旧感到不适。
然后,他按住了他的肩。
镜中呈现出他们二人的模样。游木真看见濑名泉弯下腰向自己靠了过来,他们的头挨得好近,仿佛只要他偏头就会撞在一起。
那双他所熟悉的水蓝瞳眸似乎变得深沉而又锐利,就像是在深渊中圈养着的异兽即将突破而出。
冰冷从心脏开始蔓延上指尖,游木真害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身后人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颈处,灼热而又混沌,如果濑名泉再靠近一点……也许就真的会发生些什么。
那里……是他的腺体。
Omega被初级标记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只需要被Alpha咬破脖颈处的腺体注入信息素即可,而如果对方不满足于此,只需让注入的信息素突破临界值,那么……Omega被诱导进入完全发情期简直可以说是分分钟的事。
……倘若濑名泉今晚真的要标记他,反抗也同样是无用功而已。
他已经嫁给他了。不……应该说是他已经娶了自己,现在他们是法定的人身伴侣,Omega需要履行的义务,游木真向来是知道的。
绝望么?应该不算。后悔么?也许有一点。要逃走么?不知道。
游木真下意识地紧咬住唇,垂眸不再看着镜中的自己与濑名泉。
今天的婚礼他很开心,从开始到刚才见到明星君他们,他都很开心。
但是现在……他依旧很害怕。
“噗……”耳边传来一声轻笑,低沉有富有磁性。
“游君真是太可爱了。脸都红了。”濑名泉抚上他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戒指。
游木真恍恍惚惚地抬头,看着那一对精致的婚戒,银色的“花冠”编嵌着碎钻,中央的一颗宝石散发着温润莹亮的色彩,水蓝包裹着一点新绿,犹如被流水浸润了的萌芽,凝固在圆形的结晶中。
很像……他们的眼睛。
他觉得面颊在发烫,一种异样的感觉刺入心房让那股惧怕变得奇异起来,他再次低下头,全然不敢面对镜中濑名泉盛满笑意的脸庞。
今天交换戒指的时候,好像没觉得这样奇怪啊?
“我很开心呦。”耳畔再次传来濑名泉的低语,对方靠上了他的脑袋与之耳鬓厮磨,引得游木真越发奇怪。
想要逃走,身体却不听使唤无法再动弹。
“游君现在在我身边啊,这是几年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濑名泉感慨万千地道,随后他离开了游木真,扶住椅背饶有兴趣地盯着镜中的青年,随即问道:“游君已经习惯戴眼镜了吧?”
“?!”他又吃了一惊,记得以前濑名泉对他戴上眼镜这件事真的是颇为介意。
“嗯……是、是的。”他小声回答道。
“嗯~”濑名泉沉吟了一会儿,双手抱胸认真想了想,最后恍然道:“虽然以前超讨厌游君戴着眼镜遮住自己美丽无比的脸庞,但现在既然已经习惯了,我也就不强求了。毕竟摘掉眼镜的游君实在是太漂亮了,以后还是只给我一个人看吧。”他说得认真极了。
“……”游木真茫然无措地看着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人了。
“游君真是见外啊,居然不翻翻衣柜,拉开抽屉什么的。”濑名泉有些无奈地道,伸手去拉游木真手边的抽屉。
深蓝色的礼盒出现在他的面前,被打开之时只看见一副蓝框眼镜静静地躺在里面。
与自己平时带的那副,一模一样。
游木真惊讶地说不出话,他傻傻地抬头看着濑名泉,记得以前,这个人总是对自己戴上眼镜这件事十分不满,态度过份,语气恶毒。
“新婚礼物。需要我给游君戴上么?”
卸下隐形眼镜的游木真慌忙摇了摇头,犹豫着去碰那副眼镜。
“啧……简直麻烦死了。游君连眼镜都不会带了么?”濑名泉伸手拿过眼镜,俯下身给游木真带好。
视线终于清晰起来,熟悉的镜片就像是两道坚不可摧的屏障,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自己保护起来。
下意识地按上镜框处的按钮,却没想到镜片上出现了熟悉的数据图标,各种监测信息如约而至。
真的……和自己过去的那副一模一样。
“拜托睡间设计系统,屏蔽了与军事有关的所有词条,日常当微型电脑用还是可以用的,不过如果游君那他做坏事,我可不会轻饶你啊,还有不许用太久,我会根据这个定期检查你的视力的,假如度数升高了有你好看。”身后的濑名泉像个老妈子似的絮絮叨叨,游木真却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谢谢。我、我很喜欢!”他转过身向他笑了起来,绿色的瞳孔生机盎然,没有不安没有反感,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
濑名泉因为这个笑容怔住,他注视着真的面庞许久,最后将所有的愉悦化作温柔融入他自己的眼睛里。
“所以说……游君给我的新婚礼物呢?”他弯下腰凑近他,语气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他完全没有准备啊!该、该不会……是要……用被标记什么的交换吧?!游木真又慌张起来,镜片背后的瞳里泛起怯弱与惧色。
——“啾”,温润的吻落于他的面颊,这一次他没有因此而惊慌,排斥什么的更是无稽之谈,反倒一种奇异的感觉蔓延开来,带着某种温度反应在他的脸上。
一吻结束后的濑名泉心情大好,水蓝瞳中带着无与伦比的喜悦情绪,他低声在游木真耳畔呢喃道:“分期交换吧游君,我会等下去,直到你真正愿意的那一天。”
他的话带着某种奇异力量震颤着他的神经,游木真怔怔地抬头,看见的是温柔依旧的水蓝双瞳。
也许,我真的还有很多的好运气。他在心里这样想着。
“晚睡对皮肤不好啊,游君。晚安。”濑名泉这样说着,转身离开了游木真身边走出房间,在那边……还有一件卧室。
游木真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轻触着眼镜注视着戒指,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
TBC.
——————————————————————————
首先感谢亲们的评论还有小红心小蓝手w会努力勤快下去的w!
依旧是温暖甜腻的一章,赶紧让凛绪两口子出来以庆祝自己万圣节拿到了凛月【并不是。啊萤火栗子什么的……再见!
本章泉总好老公模式全开吧!反正我人都给你了卡池你也不来!辣鸡男人!我才不稀罕【【想死早说。
其实吧,这章在真正的太太看来开车其实挺容易的吧´_>`【这个人因为连驾照都没有活生生地把设定给吃得差不多了。对不起我是真的不会,希望读者亲们谅解【鞠躬。

评论
热度(344)
© 冰岛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