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薄荷🐳

关于我

平时画画水彩摸摸鱼
中考神隐(੭•͈ω•͈)੭✯*・

给发糖的楠小泡比心♥️

楠海泡沫°:

Chapter 9
在暖融融的灯光之下,伫立在门口的青年不确定自己的眼眶是不是湿润了。
他们依旧保持着自己记忆里的样子,但是这近一年的时光蹉跎却让他们各自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年少时的梦想支离破碎,原本可以携手并肩奔向未来的美好光景也被摔得稀烂,曾经划破夜空最闪亮的四颗星星,而今近乎陨落。
游木真一直愧疚着,这份愧疚已经成为心上的桎梏,随着点滴时间变得锈迹斑斑,而后翻起尖锐的棱角扎入灵魂深处。
如果自己不是Omega的话……他们会不会……?!惯有想法袭来,却被一个狠狠的拥抱打断了!
是了,这无比熟悉的感觉,这双手臂和这个胸膛的主人,总是活力四射得像个小太阳一样,每天都嘻嘻哈哈地去温暖他们。
“阿木!!”特有的称呼在耳边响起,游木真深吸口气以防自己不要掉眼泪,他缓缓抬手抚上眼前人的脊背,认真地回应着这个拥抱。
“好久……不见啦……明星君……”他这样说道,声音已是哽咽。
“……快点进来吧。”一旁响起熟悉的声音,带着颤抖的清冷声线却游木真情不自禁地笑了。
冰鹰君什么时候都在谨慎体贴地考虑着周边的环境和很多事情,再这样吊在门口可是会让人起疑心的。
“明星君我们先进去坐坐吧。”游木真拍拍明星昴流的背,对方不情愿地放开他,然后,映入真眼帘的便是面前人嘴角的淤青。
“?!怎么回事明星君?”游木真吓了一跳,刚进门的时候没有看清,现在想要伸手去碰又觉得不太妥当,只能皱眉看着。
“我打的。”那边的冰鹰北斗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道。
“他还不让我给他治疗。”走到明星和真身后的真绪一边关门一边忍俊不禁地道。
游木真一脸讶然,看看把目光偏到一边北斗,再看看低着头又气又恼的明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都是小北的错。”明星昴流嘟囔道。
“明星昴流!”冰鹰北斗用前所未有的犀利目光扫向他,深蓝双瞳中尽是愠怒。
“喂!你们两个!我们是来探望游木的,能不能不要吵架?”衣更真绪扶额叹息。
“真是呆瓜!这样下去他会被军部除名的!”一向镇定的北斗焦躁起来。
“我刚才都答应了就一定会去报道!小北很啰嗦!!”明星昴流毫不客气地回击。
“你们刚才吵得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吧?!”衣更真绪有点急了。
游木真面对这一触即发的战火愣了几秒,最终低下头不好意思道:“那个……我能抱抱大家吗?”
——“?!”
正准备争论不休的三人同时停下,最终,都露出了然的微笑。
他们一同上前,就像过去每一次任务成功那样,笑着抱作一团。
“还能见到……你们……真好啊……”游木真哽咽着道。
“阿木是个笨蛋……”明星昴流吸了吸鼻子。
“我还以为你会撑不下去。”衣更真绪松了口气。
“那束雏菊是我们拜托日日树团长带来的,很抱歉,我们不能见证也不想见证今天的仪式。”冰鹰北斗沉重地道。
游木真觉得自己很幸运,在他从那个冰冷寂寞的深海脱出后,伙伴们依旧可以用胸膛去温暖自己,还有这些同样温暖的话语。
这可真好,我还能见到你们。他在心底这样感激着。
然后他们放开彼此,四人复又相视一笑。
“谢谢大家的花,也要谢谢日日树团长。”游木真笑道,“不过衣更君,是不是应该先给明星君治疗一下啊?”
“不需要,那种程度的伤口过几天就好了,他下次再胡闹我就不客气了。”北斗火速代替真绪拒绝。
“我没有胡闹!”明星昴流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转过身向着游木真郑重道:“阿木,我知道你很讨厌那个泉前辈,如果真的觉得难过!我就带你逃走!不要再像那天晚上一样放弃这种机会了。”
“喂!明星你刚才答应过我们不再向游木提这件事的。”这下连衣更真绪都恼了。
游木真怔怔地看着昴流,又以同样的目光看向北斗和真绪,名为感动的情绪在绿色双瞳中化开,他笑了,随即以一种平和而肃穆的口吻回复道:“不需要的,我不能再拖累你们了。”他的神情变得歉疚而痛苦。
“没有的事,阿木!那件事情一定有幕后黑手作怪!”明星赶忙回复道,天蓝色的眼睛流露出恼恨的情绪。
“所以说,如果有机会,我也想试着找找那个幕后黑手啊。”游木真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神情。
三人同是一愣,向他投以不可置信的目光。
……
五彩缤纷的甜点在雪白的长桌上依次摆开,银色的叉子放置在白瓷盘边,墨蓝餐巾上铺展开银色的刺绣,所有的一切都是这样的完美精致,不过众宾客的关注点显然不在此处,他们执着于举着盛满酒水的玻璃杯盏,用语言在交际场上流连忘返。
倒是有一个人“特立独行”,他没有酒杯,只是端着小碟执着小叉,面对一桌子的点心眨着紫水晶般的眸子。
他像个孩子一样,在这些色彩绚丽的美味甜点中挑选来挑选去,举手投足之间依旧保持着贵族的优雅大方。
将一小块粉红色的翻糖蛋糕放入口中,稚气未脱的小骑士享受着从舌尖蔓延开来的柔软与甜美,情不自禁地露出满足的笑容。
“朱樱君。”一声呼唤让他回神,年轻的骑士掩藏住孩童的兴奋,故作淡定地将点心咽下后,他换上惯有的微笑面对来者。
“晚上好,天祥院先生。”
“呵呵,朱樱君太过于拘谨了。”那人玉兰色瞳孔依旧盈满笑意,“嗯?难道朱樱君没有一同出席宴会的伴侣么?”他疑惑地向四处望着。
年轻准将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似乎是想起些什么,然后将碟子搁置在桌上行了一礼,“感谢您的caution,我是该去接回我的parter了。”
“呵呵……真是太好了,我还在担心婉拒朱樱家主的邀请会让你们为难呢。”天祥院英智依旧笑着道。
朱樱司一愣,随即礼貌地回以微笑:“没有的事,不能成为天祥院先生的伴侣,是我的遗憾,现在……请允许我先失陪了。”他鞠躬转身离开。
“嗯……朱樱君有按时吃药吗?”英智面对着他的背影问道,玉兰双瞳中烟云流转,渐渐变得昏暗起来,像是在酝酿某种不可言说的事物。
正欲踏步向前的身影顿时一停,朱樱司下一秒转过身疑惑道:“我最近身体很好,并没无disease。天祥院先生为什么这样问?”
“只是觉得朱樱君的脸色不太好呢,还有指甲颜色也是。不过既然如此,真是抱歉啊,因为我的这副身体,所以我在这些方面总是有些敏感过头呢。”英智耸了耸肩,露出歉意的笑容。
“没关系的。Here's to your health。”红发青年笑着道出祝福,接着快步离开。
——“啊啦!小司司你在这里呀,快点去后庭那里,「王」带着樱井小姐掉进水池里了!”鸣上岚一脸焦急地从远处赶过来,遇到朱樱司后二人立刻跑步离开。
望着二人穿过人群远去的背影,英智只是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向与之相反的方向,他的目光轻轻掠过不远处的一干人等,那些Alpha抑或是Beta,都以那种倾慕和畏惧的眼神看着他,但他依旧保持着那份温和却又无法让人靠近的气场,闲庭信步地走向他认定的地方。
没有人……胆敢与身负神命的皇帝并肩。
……
宴会厅内气氛热络得仿佛永远都不会褪去。南边的出口处,仁兔成鸣和日日树涉倒是相谈甚欢。
“……所以说现在仁君手下的小兔子们都已经是独当一面的情报专家了?”
“嗯!那是自然的,他们每个人都很优秀。而且不得不说友也亲的变装技能越来越厉害了,深得你的真传。”仁兔成鸣赞叹道。
“噢呀?!那真是荣幸之至。”日日树涉毫不谦逊地接下赞美。
“你能来问候我和真亲倒真是让我有点吃惊。”仁兔成鸣向他投以深意的目光。
“Amazing~不要露出那种小兔子面对天敌时的表情噢,仁君应该相信我,这是来自世界的爱,没有任何恶意的问候。”又是一朵玫瑰绽放于他的手心,深紫瞳中的泉水波光潋滟。
“算了。你总是在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仁兔成鸣一副不怪见怪的样子。
“嗯……其实我也有不知道的秘密呢~譬如说,仁君和我的友人零或许都掌握着决定这个国家命运的线。”他一翻手让玫瑰化作一颗糖果,伸出手将它送给仁兔。
“我们只是单纯的情报工作罢了,”仁兔成鸣接过糖放进口袋随口道:“所有的情报被整合分析后必须提交至议会由他们做决定。我们说白了就是工具而已。”
“……呵呵……不一定噢……有时候某些情报甚至不用进行整合分析就可以撼动整个国家呢。”他们二人身边突然传来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
“呜喵?!素尼啊天祥院亲!”小个子的Omega又被吓了一跳。
“噢呀?居然让皇帝陛下亲自过来寻找,真是小丑的失职。”日日树涉赶忙上前,一大捧玉兰花随即出现在英智眼前。
“嗯……涉知道就好,明明是我的伴侣却擅自跑过来找其他人呢,而且还聊了那么久,就算是仁兔君我也会觉得嫉妒噢。”英智歪歪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窝和他子(只)素(是)聊聊窝的队员而已,天祥院亲不要误会啊。”仁兔成鸣颇为认真地解释道,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方才的惊吓,他拌嘴拌得似乎更严重了。
“噢呀?陛下您吓到仁君了呦。那么作为失职的伴侣,皇帝要给小丑降下怎样的惩罚呢。”日日树涉欠身鞠躬,语气却是充满期待。
大厅里的一曲终了,纯粹的音符轻止于钢琴的一键,而后乐团整装待发,金色舞池中的来客有的退场,有的选择留下,还有一些人想要加入。
唇边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皇帝伸出了他的手,双瞳中笑意盈盈。
“来吧,我的小丑,我惩罚你邀请我跳一支舞。”
银发男人无法抑制地轻笑出声,一声充满喜悦之情的“Amazing”后,他单膝跪地,执起那只如玉的手烙下轻轻一吻。
“悉听尊便。我的陛下。”
然后他起身,以一种虔诚而又温柔的姿态牵着他步入舞池。
在他们到来时,其他人不由自主地为二人让出道路,金色灯光于穹顶撒下浅淡莹亮的碎屑,集中在中央的大理石地面上,那里绽开金色的花朵,像是只有神明才能伫立的地方。
那正是为他们准备的。
他们来到舞池中央,于金色光芒下相对而立。
“那么,陛下要跳什么步伐呢?”日日树涉凝视着那双玉兰色的眸子,那里依旧星河烂漫,烟云如幻。
纤长的手指抚上他的腰而后轻轻环住,另一只手带着他攀上自己的肩膀,英智笑意盈盈地道:“嗯……涉要作个好女伴噢。”他像个孩子一样眨眨眼睛。
被搂住的长发男子轻嘘了一声“Amazing~”,随即笑着道:“既然皇帝想让我跳女步,小丑自然也并无异议,不过无美中不足的是,我没有穿女装。”深紫色的瞳眸里满含着追忆的光。
“噗……”英智开心地笑出声,“嗯……两年前我的‘涉小姐’拿到了全场最美舞后。但是今天这样很好,我最喜欢「fine」的制服了。”
曾经无数次穿戴的雪白礼服,无论怎样更改,金色的流苏与宝石的袖扣依旧不变,款式不同的蔚蓝色领结也依旧绣满银色的暗纹,对他们来说,这套衣服已成为人生的一部分。
涉也轻笑出声,「那么,英智少爷,我们可以开始了么?」妩媚的声线自他口中传出,紫色双眸中的泉再一次变得深幽起来,他的眼神就像是遇见心上人的妙曼女郎。
英智并不回答,笑意更甚地搂紧了涉的腰。
琴音奏响,曲调悠扬,均是一身白衣的二人开始了他们的舞蹈。
银色的长发如扇面般散开,旋转之余留下一缕银华。
雪白的衣摆随之轻轻扬起,移步摆荡于光亮的地面。
涉将主动权交给了英智,社交舞在天祥院家是门必修课,而他知道自己的皇帝足以驾驭所有的舞步。
紧扣在一起的手掌传递着彼此的温度,英智的手很凉,但随着旋转与换步,来自日日树涉掌心的温暖渐渐软化到他的指尖。
他可以在那双泉水般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影子,‘他’看起来很幸福,玉兰色的眸子亮晶晶的,‘他’在微笑,那种喜悦自灵魂内部蕴酿而出与身体的每一部分产生共鸣,‘他’发自内心地希望可以和这个人旋转漫步至这个世界尽头。
鞋跟踏在宛如镜面般的地上,旋转移步之时都像是划过一道光芒,银色长发的男人身体柔软得不可思议,他的舞步谦和而又优雅,所有的步伐与那个引领着他的人同调。
舞池中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了,没有人愿意成为他们的陪衬,亦或是不敢扰乱这被神明赐予祝福的画面。
当涉旋转着来到英智的怀中时,他问他:
——“英智,你觉得活着,幸福吗?”
这个问题就像是带着某种不可思议的魔力,天祥院英智的动作停了一瞬,现在他们的身体紧贴在一起,隔着礼服也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暖意,他看见日日树涉那汪紫色泉水般的荡漾起前所未有的波纹,那或是期待或是兴奋,就像在那之中投入了一枚石子,总之,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见过的目光了。
面对这样的目光,是会被烫伤的。
愣神只是一瞬,英智很快回神浅笑,就在此刻,舞曲迎来高潮,变奏的音调悠扬轻快,他突然放开了环在涉腰间的手,另一只还保持着和对方五指相扣的状态,他旋转而出,脚下步伐一变,接着顺势攀上了眼前人的肩头。
日日树涉因这突如其来的转换有些小小的吃惊,但他的反应也毫不逊色,小丑知晓他的皇帝在做什么,他感叹了一声“Amazing~”用空出的那只手抛撒出白色的花瓣,然后在花雨纷飞之间搂上了英智的腰。
“真是调皮的陛下呢,突然转换成女步难道是在考验我么?”迅速切换好步伐的长发青年笑着,带着他怀中的任性皇帝和着曲子轻轻旋转。
“Omega在社交舞上学会女步不是必修课么?”被搂住的皇帝陛下看起来很开心,神态就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小学生。
“Amazing~真不愧是皇帝陛下。”涉的舞步不再有着女性的柔软姿态,小丑迅速从过去的角色脱出。
这一次,换作他来拥着他旋转了。
舞池中央已然只剩下他们,多数人一对对离开,将这里留给二人,没有人可以与之相配,亦没有人可以在此刻打扰到他们。
金碧辉煌的大厅之下,水晶灯炫目的光芒倒映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玉兰花瓣铺散在那里,因为他们的步伐而轻轻飘起后落下,仿佛坠落在光芒之中。
二人的步伐与手势陆陆续续地切换着,但动作依旧流畅无比,优雅而又美丽,每一次都是英智起的头,皇帝很享受在两种步伐之间随意选择,而当他这样做了,涉也依旧会作出精准的反应,配合他跳好接下来的一段。
如他所言,他会侍奉着他,无论在何时何地,他都会满足他那些小小的,不值一提的任性情绪。
活着,很幸福哟,我的涉。
再一次被搂住腰肢的皇帝这样“说”。
宴会大厅少见地安静了下来,人们纷纷向舞池中央靠拢,想要一睹这被神所赐福的画面。
浅金与银白在水晶灯的照耀下同样柔软温和,雪白礼服衬出同样精致的身段,每一步仿佛都在犹如镜台的地面上留下一点涟漪,带起飞舞的光屑与花瓣。
与皇帝并肩而立的那个存在,也许是来自另一个不可思议国度的王。
玉兰与魅紫目光交汇,他们的瞳中倒映着彼此在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模样。
TBC.
——————————————————————————
涉英大法好,就是刀子多,刀刀捅心窝。所以……lo觉得再不自给自足一下吃枣药丸【胃痛。
啊……舞会……对我来说是个熟到不能再熟的情节,但是……这次不一样啊,无论从场景构造还是人物上都有很大的出入,想写一个跟游戏里一样厉害的社交舞高手英智,涉是天才自然跟得上他,想看看两个人在男女步之间来回切换却开心得像孩子一样w
好了,继泉真婚礼后的又一想法,能在涉英这里得以实现真是太好了。他们有这么好~

评论
热度(282)
© 冰岛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