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薄荷🐳

关于我

平时画画水彩摸摸鱼
中考神隐(੭•͈ω•͈)੭✯*・

超期待!给太太比哈特❤️

楠海泡沫°:

Chapter 5
你可曾看见过天空被撕裂的可怖景象?
刺目银亮的闪电划破云层,紧随其后的雷声轰鸣炸响,在暗红与乌黑交织的天幕下像是在相互撕咬,而后暴雨瓢泼而下,淋透整个世界,发出无休无止的巨大声响。
白色塔尖崩发出荧光蓝的花火,与天空中的雷电浑然天成,云层于天空中翻滚,犹如灰色巨兽。
游木真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样的景象。
其实他近视的,但从那场变故后,他几乎忘记了戴眼镜的感觉。
看来,衣更君还是强制让自己睡着了啊。他揉了揉脑袋,只记得闭眼前红发青年异常难过的神情。
——“拜托游木,活下去,再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不要绝望,求你了。”
不要绝望?如果他一死百了会不会更好?但是啊……他又想起那日前来帮助他们的人,那个有着一头银白长发的日日树前辈。
——“如果真君愿意,看似悲惨黑暗的道路,也许是才是通向幸福的真理。美丽的事物会吸引奇特存在的靠近,诱发危险的病理变化,但那或许并不是病态的表现,而是爱呀。”
那人的这句话在他听来依旧晦涩难懂,他不是没想过死亡,可他又是如此懦弱,他惧怕着死亡,无论何时何地。
雷电渐渐止息,天空变作灰白,整个室内有着淡淡的光亮。
思绪游离的游木真怔怔地抬头,望着头顶的一片空明。
球形的玻璃穹顶像极了浅水监狱,却被黑色的钢铁艺花架切割成大小不一的块状,不知名的花藤攀爬在上面,接受着雨滴噼啪作响的敲打。
水滴在玻璃上砸开变作圈圈涟漪,顺着球面天顶流动而下扭曲了外面的景色。
是天空……是雨……不再是黑暗冰冷的深海,不再是一望无际的幽暗寂静。
青年绿色的瞳恢复了生机,喜悦占据了那片森林,他缓缓起身,双手撑在身后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仰望着玻璃天顶,而后闭上眼睛聆听着雨滴敲击在上面的声音。
他侧耳倾听,随即轻轻笑了,淡淡的幸福被藏在唇角,而后,他哼起熟悉的小调。
这支曲子纯净而又悠扬,带着轻快的尾音,他的手指轻点着雪白的床单,闭着眼睛笑容更甚。
——“哇噢!下雨啦!啦啦啦啦~”
——“喂!明星不要在雨里乱跑!保护好装备!”
——“会感冒才是真的麻烦吧?”
回忆里的少年们身着青蓝色的军装,厚重的军靴踏过深浅不一的水洼,他们背着各自职业所用的初级军械,有的甚至都不防水,而四个人就这样走在大雨滂沱的训练场上,准备回到各自的宿舍。
橙发少年开心地笑着,时不时一个空翻,就算手套沾满泥水也毫不在意!
——“明星你再胡闹我就让衣更拔枪了!”
黑发少年扶着额头,另一只手护住自己怀中的枪械箱。
——“等等啦小北!我好不容易才学会二阶跳跃哎,啊~好想在雨中空翻打靶啊。”
——“为什么是我拔枪啊?!”桃红发色的少年摊手不解,随即反应过来开玩笑道:“嗯……还是我来吧,你一枪下去我还要治疗他。”说着就要给医疗枪上膛。
——“呜啊啊啊啊……阿木救我!小北和阿绪要杀我。”
那个时候他就跟在三人后面,背着超大的工程师箱,他笑看着明星昴流向他扑过来,天蓝色的眼睛穿过雨幕,像箱子上的光镜一闪一闪的。
——“唱歌吧明星君,这样就不会想跳来跳去的。”他抬手按下自己箱子上的按钮,悠扬的曲子流淌而出。
——“真是的,游木你这是要把自己的装备改造成魔术箱么?”那时候冰鹰北斗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
——“非常好听的曲子啊。游木速度快点,当心生病啊。”衣更真绪回头招手示意他跟上。
——“哈哈哈哈……阿木快点啦,今天被佐小美加训了,虽然很辛苦但是只有我们可以在雨里玩。唱歌啦!”明星昴流拉着他向前奔去。
他们简直像是一群傻傻的小孩子,在大雨里哼着歌谣,那个时候「Trick star」才刚刚成立不久,却格外受到教官的重视,每天都会加强训练,虽然累得半死不活,但很开心。
回到陆地的感觉真好啊,伴着回忆,游木真享受着这片刻宁静的时光。
胡桃木门被无声推开之时,银灰发色的男人便不再动了。
濑名泉不记得自己上次见到这样的游木真是什么时候了。
金发青年就坐在那张雪白的大床上,穿着白色的居家服,一派闲适恬淡的模样,那张在他眼中美丽得像是神迹的面孔带着浅浅的微笑,那双他一直希望正视自己的绿色双眸虽然闭合着,但却比睁开时还要美好。他并不知道他轻哼着的这首曲子是什么,可他看起来很快乐,就像儿时濑名泉有一次无意中撞见的样子。
那个时候,小小的少年唱着歌谣,一蹦一跳地在草地上转着圈。
那并非是初见,却让濑名泉永远记住了名叫游木真的孩子。
心下几许动容,泉握着门把手,驻足在那里笑得温柔。
雨点依旧敲击着玻璃圆顶,银白色的光芒透过水幕倾泻而下,云之塔再次运作,雷电不再,整个房间半暗半亮,金发青年浸润在光中,灰发男人伫立于影里,他们的距离唯有五步之遥,却恍若身处两个世界。
——“就算是我求你,在结婚之前,离他远一些。”
濑名泉的脑中浮现出白天的情形,桃红发色的青年神情严肃,碧绿双瞳凝结成霜,气场凌厉,说出的话语六分警告四分哀求,但在「knights」的副团长面前,这不过是丧家犬的狂吠,他一点……一点……都不会……在意?
想到这里,泉眼中的不屑有些动摇,水蓝瞳中的桀骜被冲淡,他低下头懊恼地咬了咬牙,却听见那被哼唱的歌谣戛然而止。
“谁在那里?”游木真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濑名泉这才意识到自己身处阴影之中,他看不清自己。
“……游君……”泉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温柔地唤出声。
不出所料,坐在床上的人浑身一僵,濑名泉看见他慢慢蜷缩起了双腿抱臂坐在那里,全然一副自我保护的姿态。
“……”超火大……真的……他的眉头下意识地皱起,自从在梦之咲与游木真相遇后,他们之间的关系简直就是……他单方面的靠近,他可以无视对方的排斥与厌恶,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出现在对方的生活里,但是……随着时间变迁,直到他毕业的那天,他看见的依旧是游木真逃离自己的慌张背影。
真是超烦人啊……明明只要乖乖待在自己身边不就好了?为什么要带着武器一头扎进都是Alpha和Beta的军队呢?他强行压下自己心中的不快,竭力克制住想要讥讽对方的念头。
“这里以后就是游君的房间,喜欢吗?”他恢复了常有的姿态,依旧是那种不可一世的腔调。
银光下的游木真看不清濑名泉的表情,那个人就站在阴影里,他甚至可以想象到他的神情,高傲到让人厌恶的地步。
他环顾这个房间,处处展露着属于「knights」的风格,做工精细的地毯,壁挂式的台灯以及摆放在书桌上插着百合的花瓶,还有位于房门附近的梳妆台,那上面摆放着什么游木真看不清,但他可以看见镜中坐在舒适大床上的自己,只是模糊的轮廓,不过更多的关注点却是他背后那扇庞大的玻璃墙面,银白的光芒被雨水氤氲得朦胧,一派梦幻。
这里简直就像是城堡的温室一样。
“嗯。”出于礼貌,游木真轻轻应了一声,但接下来却是无话可说,他下意识地抱紧了肩膀,迫切期望这个人可以赶快离开。
又是那种逃避的眼神,这根本……就是在敷衍……灰发男人懊恼地啧了一声。
“游君还处在叛逆期么?明明已经是大人了,为什么不能跟我表达清楚呢?”事与愿违,濑名泉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水蓝色的瞳中带着游木真所熟知的高傲,那种居高临下的嘲弄姿态。
一步一步,他穿着黑色的衬衣,半敞着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Alpha的信息素强势袭来,与百合的香味融为一体。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点声在游木真的耳边变得模糊起来,原本轻快的节奏变异成聒噪的鼓点,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缘故,他莫名觉得燥热,对这种感觉隐隐熟悉。
不行……必须远离他!他挣扎着后退,却被扯住了手臂。
那张英俊的面孔被放大,在银色的光芒下,游木真看见那双有着深渊的水蓝瞳眸倒映着惊慌失措的自己。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如果不满意我可以改成游君想要的,无论什么风格……”濑名泉俯下身,一条腿跪在床上,凑近游木真一字一句道。
他的神情太过于认真,这让游木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怪异感,过往那种黏腻到让他不适的目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过分厚重的,不知该如何回应的情感。
惊慌失措的青年忘记了挣扎,就保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直到他看见水蓝瞳孔中涌现出的如痴如醉。
“果然……无论什么时候,游君都是最漂亮的。”下巴被轻轻捏住,尚未反应过来时,游木真的面颊就得到了一个温润的吻。
“?!”一瞬间,大脑轰鸣!行动却是更快,他一把挣脱而出推开了靠近自己的男人。
差点一个不稳跌下去的濑名泉急忙用双手撑住床铺,突如其来的空落感觉让他非常不悦,焦躁在胸膛中燃起,他眯着眼睛抬头睨向飞窜到另一头的游木真,青年捂着自己的脸颊惊慌失措地盯着他,过快呼吸频率使胸膛一起一伏的。
他弯腰支着床看着他,那样的惊恐万状,那样的排斥厌恶,明明以前在梦之咲自己都会用——“游君还在叛逆期”这种可笑的理由来搪塞别人,又或者说自我安慰?
起身,依旧是那种傲慢的姿态,濑名泉居高临下嗤笑着道:“好好保护自己的脸啊。游君……我可是非常期待婚礼当天时你的模样,不要再想着逃走了,已经被除名的你哪里也去不了,寻求帮助也只会牵连更多的人。”
他轻笑着转身离开,目光却不由自主地游离到梳妆台上,镜子里,他背后的游木真正拼命擦拭着自己的脸颊,隐约可见他脸上的表情十分难过。
啧……碍事的镜子。濑名泉偏过头快步离开,甩上房间的门后,也无法克制自己懊恼的情绪。
为什么会成这样?他捂住面颊忍不住抽气。然后深呼吸一口打开了自己的通讯手环。
[明天过来开始治疗,不许迟到。]
他手指飞快地打下着一串话发送给联系人列表里的“鸣上。”
[啊啦啊啦……我还以为泉酱今晚会很忙啊。]
那边的人回复得很快,却让濑名泉有种想拆了手环的冲动。
超~烦人。他直接关了通讯加快离开的脚步。
……
游木真这晚睡得很糟糕,乱七八糟的梦境搅得他心神不宁,那个男人水蓝色的眸子将他吞噬,连同那个吻一起。
就这样在大汗淋漓中醒来,许久未见曾感受到的温暖渗透进身体的每处,玻璃穹顶的铁艺花架在雪白的床褥上投下影子,光芒仿佛缠绕上指尖缓缓融入身心,游木真半眯着眼睛,在看清楚落于身上的暖暖光晕后,一瞬间怔住了。
阳光,他最喜欢的存在。在那长达一年的时光里将他抛弃的温度。
属于昨夜的惊慌悄然离去,随之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喜悦。
翻身下床,双脚踏在柔软的地毯上,他走向东面的玻璃窗前,双手按在上面急切地向外张望。
淡金色的光芒浸润着整个世界,翠绿的植株装点着石子铺就的小路,那里一路鲜花盛开,绵延至木质的花藤长廊,远处的风景他已是看不清楚,但抬头却能看见湛蓝无垠的天空。
喜悦……由心而生的喜悦。
绿色的森林里荡漾起清风,勾起的唇角和生出淡淡粉色的面颊,游木真踮起脚尖,迫切地想要看得更远。
——“叩叩”房门被敲响,继而传来一个礼貌的询问。
“游木先生,洗漱间已为您安排好了,请问还有什么需要么?”
咦?他怎么知道自己醒来了?
属于军人的敏锐感觉被调动,青年嘴上敷衍道:“谢谢你了。我并没有其他需要。”眼神却复又细细环顾整个房间。
依旧是复古华丽的装修,奢华的家具和顶级配置,应该说不愧是帝国的第二军团么?但是,监控器在哪里?
近视什么的,真让人苦恼啊。
……
浅尝着咖啡的唇角悄然勾起,手握杯把的修长食指轻点着杯沿,水蓝色的瞳中浮现出愉悦的情绪,一身正装的濑名泉望着自己眼前的光屏,画面上,房间里的人正在审视着周围。
被发现了啊……真是调皮的游君。他轻笑起来,随即示意侍从们出去。
华丽的餐厅里只剩下他一人,灰发男人优雅地坐在靠椅上用手支着下巴。
“如果游君再不过来,我就要过去了。”他调开一段特殊的通讯频率,冰凉磁性的男声透过信号传来,着实让房间里的人吓了一跳。
望着对方只是单纯受到惊吓的样子,濑名泉心情大好。
是了,只要不用那种厌恶排斥的目光看着我,这比什么都好。
望着青年纵使慌乱也依旧强行镇定继续寻找着监控器和通讯设备的样子,泉再也没法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愉悦。
他得让他找点事做,这样才不会像个死人一样,过去他原本期望他成为一个安安静静的华丽人偶,只需要为自己展现那张漂亮的脸就好,但现在……心情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笑起来的游君很美,他很确定这一点。
“好了,别找了。未来两天我会很忙,如果游君觉得我的举动让你很不舒服的话,就得自己解决这些事。现在洗漱完毕后来餐厅吃早餐吧。婚礼之前不要妄想着离开这里,自你上岸后,你在宅邸外的所有行动都会被军方监视着,如果不想被抓回海底就乖乖的。现在,我要去上班了。”
他关闭了自己的手环,起身离开餐厅走向大门,侍从已将外套与披风准备好,穿戴完毕后,整装待发的男人对着身侧的管家沉声道:“除了那张清单上的东西,他需要什么就全部给他。”
“是。”
“下午鸣上副官会过来,招待好他。”
“是。”
一家之主离开了他的宅邸,不过这一次仆人们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今天上将的心情非常好。
……
游木真收拾妥当后,唯有感慨这个别墅的规模和装修,来到这里让他有种不可描述的虚无感,他原本觉得自己会厌恶痛苦到想要一死了之,但当他身处这里时,精神反倒被重返陆地的喜悦所占据。
但是……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他就一阵恶寒。当务之急没法逃避,但必须要解决自己房间里的监控器。
说起来也真是讽刺,明明已经被除名了,居然还会被监视。他一脸落寞地推开了餐厅的大门。
依旧是奢华复古的装修,大理石地板如同光滑镜面般,红木长桌上摆放着各类秀色可餐的精致早点,就连桌布与餐具都是成套花色,大厅里充斥着点心甜美香醇的气息。
这是……早餐?游木真一脸错愕地望着琳琅满目的餐桌,单是他最爱的pocky就摆了十多种。
“上将吩咐过,游木先生需要什么就会提供什么。”身侧的侍从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太、太多了,我……我只需要一个三明治和一杯牛奶就好。”游木真有些无措地道。
“是。”侍从应声而去。
当正常的早餐被端上来时,游木真总算是松了口气。
“……嗯……那其他的食物会怎么处理呢?”他拿着三明治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就不是游木先生需要考虑的问题了。”侍从的回答简洁明了。
“那个……假如我一会儿需要一台电脑呢?”
“是。我马上准备。”
握着牛奶杯的手一抖,游木真嚼着可口的三明治……另一个手却不由自主地伸向面前装点着鲜花的瓷盘……电脑……只要有了它,就可以解决不少问题。
想到这里,草莓味的pocky已经被塞入口中……
哎哎?!怎么就吃掉了?!
……
拉普塔北岛,栽种着枫树与栎树的巨大岛屿,由于所处与南岛较远,岛上的气候偏向于温带,四季分明。深蓝城堡矗立于云之塔下,与「fine」所在的岚之塔不同,这里更像是一处静谧的庄园,带着古老而又庄严的姿态隐藏在树林之间。
一身正装的男人莅临时,蓝白军团已经恭候多时。
古时骑士的礼节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深蓝绒毯直达厚重的大门,银色佩剑在阳光下闪耀,这便是帝国的第二军团——「knights」。
濑名泉器宇轩昂地步入他们的总部,走过古朴的石砖长廊,一路上接受无数人的敬礼。
第一骑士高傲依旧,可当他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时,一向傲慢的神情却是再也绷不住了。
满地胡乱铺散的纸张,上面写满了跳动的音符,有些甚至被画在地毯上,书架上所有的书都选择了自由落体,办公桌更是一片狼藉。
但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两个同样身着「knights」制服的男人,橙发的那位直接扑倒在酒红发色的那位身上,脸贴着脸,看起来就像在亲吻,两人脚下躺着的是原本放置在桌上的白色花瓶。
“……”濑名泉不确定自己太阳穴是不是在突突地跳,为了带游君回家请了半个月的假,而一回来就有一种世界都变了的概念。
“呦,濑名你回来啦!”
“濑名上将!这不是您看到的truth!”
TBC.
——————————————————————————
看着各种小红心小蓝手扑面而来!还有各种各样的评论!简直幸福到cry!!我一定会继续加油的!这样的鼓励就是我更新的最大动力啊!爱你们!
还有涨粉的频率也是让自己回忆起初入同人写手圈的样子,那个时候还在贴吧啊,文笔幼稚得都没法用渣来形容,虽然现在依旧拙劣,但看着大家的反应姑且全是小有所成吧w谢谢你们。
王骑肝到哭了好吗?!骑士们的盛世美颜不是谁都肝得起的_(:3」∠)_但也许是产粮献祭的玄学发动,目前还算是撑得下去。
以及,在经历过放弃安卓转投ios的重生后,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看到了主线的泉真剧情,虽然在这之前已经被花式剧透完毕,但还是好气噢【撇嘴。
所以说,濑名泉你个辣鸡男人!朕不把你的退休金都写到用来宠小真的地步你就别想娶他!让你亲了他的脸,开心么?
一桌子早餐怎么够!下次来一座用pocky搭建的城堡【被枪指着。
其实lo本质上就是个俗人【跪。
还有王骑一开,终于可以让leo司上线啦!因为才出场了一点,所以就不打tag了。

评论
热度(321)
© 冰岛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