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薄荷🐳

关于我

平时画画水彩摸摸鱼
中考神隐(੭•͈ω•͈)੭✯*・

hhh江泽楷怎么这么萌!

Sweet❤sweeT:

江波涛捡到他的龙时,小家伙还只比他的巴掌大一点点。


但江波涛当时觉得它已经很大了。他拍了照片差点就要发微博,连文字都编辑好了。


——看到好大一只蜥蜴!背后那两块皮看起来像不像翅膀? 这到底是什么品种啊@博物


然后那只长着翅膀的黑色大蜥蜴打了一个喷嚏,嘴里吐出一团黑烟。在江波涛惊讶发呆的时候,它呼扇着翅膀飞了起来,撞进了江波涛的怀里,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胸口。


不远处的地上还有一堆破碎的蛋壳。


把一只从蛋里刚钻出来的,会吐黑烟,会飞,长得有点像蜥蜴的不明生物带回家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


但这只不明生物还会主动蹭他,会眨巴着大眼睛看他,发出吱吱的可爱叫声。


所以江波涛在五秒钟之内做出了决定,把手机塞回裤兜里,抱着小家伙郑重地说道,“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宝宝,蚯蚓也不爱吃吗?”江波涛愁眉苦脸,心疼地看着自己挖了几个小时的战利品,“难道要吃蚊子苍蝇?”


被他强行命名为宝宝的不明生物用屁股对着他,“哈”一声吐出了一团黑烟,房间里立刻弥漫起了一股焦味。


“求你了别在吐那玩意儿了……”江波涛赶紧开窗通风,“这样下去你还没饿死我已经被你熏死了。”


宝宝甩了甩尾巴。


江波涛这几天查了不少图鉴,却找不到任何生物能完全符合这小家伙的特征。


卵生,会飞,但显然不是鸟。翅膀看起来有点儿像蝙蝠翼,但身子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当初乍一眼以为是蜥蜴,但后来仔细观察,江波涛觉得更像是一种他只在游戏和奇幻电影里看到过的生物。


它像一条龙。


江波涛不敢向他人求助。毫无疑问,如果被第二个人知道自己家里有这么个小东西,一定会被所谓的有关部门强行带走的。


不知道是什么那就不知道吧,但弄不清它爱吃什么,这就很麻烦了。


这些天江波涛做过很多尝试。从各类猫狗宠物罐头,到鱼食乌龟食鸟食,甚至仓鼠粮,他的宝宝都不屑一顾。至于青菜萝卜之类的蔬菜,宝宝更是无比嫌弃,一看到就猛吐黑烟污染空气。


江波涛简直想给它改名叫祖宗。


好在几天没进食,宝宝看起来也没什么异样,依然很有精神,江波涛每天回家一打开房门就会立刻舞着小翅膀往他怀里钻。


江波涛抱着它,甚至觉得比刚来时还沉了不少。


这简直太不合常理了。哪有生物只喝水就能生存呢?




江波涛看着那堆蚯蚓不知该如何处理,宝宝窝在他怀里拱来拱去抓自己的尾巴玩耍。


他走投无路,干脆打开手机用“龙”“吃什么”作为关键词搜索起来。看了半天乱糟糟的没个头绪,自己倒是有点饿了,于是江波涛顺手用APP叫了份外卖。


外卖送到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他明明记得自己桌角上的零钱罐里还有一大堆硬币,现在居然快空了。


钱呢!他的钱去哪儿了!


就算遭了贼,也不可能只偷他的零钱吧?


犯人太明显了。




宝宝在他跑去拿零钱罐的时候就立刻紧张了起来,扑腾着翅膀飞到桌上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等江波涛摸遍了身上所有口袋好不容易凑够了钱拎着食物回到房里,宝宝看着彻底变空的零钱罐,瞬间湿了眼眶。


江波涛觉得自己大概猜到了真相。


“……这个好吃吗?“他问。


宝宝眨了下眼睛,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江波涛琢磨,估计在它看来,自己就是拿着它的食物来交换自己食物了吧。真是辣鸡主人。


他打开手机,在刚才搜到的提问下面补充答案。


——龙最喜欢吃的,应该是一块钱硬币。




刚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江波涛是很绝望的。


养一个爱吃钱的小玩意儿,对一个穷学生而言,无疑是巨大的经济压力。


但很快他又松了口气。


宝宝胃口特别小。


江波涛第二天专门给它换了几百个硬币回来。他在它面前打开盒子的瞬间,小家伙高兴地在房间里胡乱扑棱了好久。但真开动起来,只啃了三四个就挺着肚皮直打嗝了。


真是太好养活了,江波涛感动。


“开不开心呀?”江波涛问他。


宝宝眯着眼睛懒洋洋地点头。


“你居然听得懂我说话?”江波涛惊讶,“那怎么到现在都记不住自己的名字,每次叫你都不理我。”


宝宝睁开眼睛看他一眼,然后扭头,“我才不叫那个。”


江波涛差点就从椅子上摔下去了。


“你还会说话????”他一把抓起自称不叫宝宝的宝宝,“你居然还会说话????”


不愿意叫宝宝的宝宝看着他,那模样居然还有点害羞,“你又……没问过我。”


它说的很有道理。


“那你要叫什么名字?”江波涛问。


小家伙毫不犹豫地说道,“周泽楷。”


“啊?为什么?”江波涛不满,“你是我捡到的,吃我的用我的,当然是我给你起名字啊。”


小家伙一张嘴,对他喷了一口黑烟。


“咳咳咳咳……”江波涛呛得不行,“你到底是不是龙,为什么不好好喷火非要喷雾霾。”


“这是火。”它说。


“好吧……你说是就是吧……”江波涛决定不打击小朋友的积极性,扯回了方才的话题,“既然是我家的孩子,就算不肯叫宝宝,也应该跟我姓啊。不叫江宝宝,那至少也是江泽楷。”


“……哦。”小家伙居然立刻妥协了。


然而在江波涛高兴以前,它又耷拉着脑袋小声说道,“你叫吧,我不理你。”


“……”


这叛逆期,是不是也来的太早了点。




周泽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长大,从一个巴掌大长到一个脸盆大也不过用了半个月。


照这个速度长下去,毫无疑问,它很快就会撑破江波涛的房子。而在这之前,还有另一个麻烦更让江波涛措手不及。


“……还饿?”江波涛看着已经长成阿拉斯加大小的已经强行改名叫周泽楷的小家伙,捧着零钱盒的手都在打颤,“能、能不能忍一忍?”


周泽楷双目含泪,点了点头,“……哦。”


江波涛跪了。他把零钱盒放在周泽楷面前,“算了,你吃吧。吃光了我再去换。”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随着周泽楷的体积一起变大的,还有他的食量。当初一个零钱罐的硬币它吃了好多天,现在一天能吃掉好几个零钱罐。江波涛的积蓄眼看就要见底了。


他可能没法再继续把周泽楷养在家里了。


但他又能把它交给谁呢?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它的存在,会不会被抓去做研究,或者被关在笼子里进行展出?


当然,它也可能会有更舒适的生活环境和吃不完的硬币,过得比现在更开心。


但江波涛舍不得。


“小周,你喜不喜欢和我呆在一起呀?”江波涛伸手摸了摸低头啃硬币的周泽楷的脑袋。


周泽楷直接把头塞进江波涛怀里蹭,接着扑扇了两下翅膀飞到空中想趴上江波涛的膝盖。房间里顿时狂风大作,桌椅橱柜摇摆不断。周泽楷整个冲进他怀里的时候,江波涛觉得自己内脏都要被压出来了。


这家伙,总以为自己还只有巴掌大。


周泽楷把江波涛像一滩烂泥一样压在地上,害羞地说,“喜欢的。”


江波涛奄奄一息,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脖子,“你……快起来……”




它就是个大麻烦。但养了那么久,有感情了呀,怎么舍得分开呢。


为了能让周泽楷不饿着肚子,原本靠父母提供的生活费就能有盈余的江波涛不得不在课余时间打起了两份工。但情况依然日渐恶化。


周泽楷已经比他的床还要大了。在屋里转个身尾巴都会扫得家具全挪了地方。


更可怕的是,它原来真的会喷火。


当某天周泽楷又赌气对着江波涛张嘴哈气,而江波涛不以为意随手拿起一本教材想要阻挡空气污染时,瞬间居然觉得手指一烫,紧接着手里就只剩下了一把灰。


一人一龙面面相觑。


周泽楷最初很骄傲,“我就说我会喷火。”


半分钟以后它在江波涛的视线下羞愧地垂下了脑袋,“对不起……”


真是甜蜜的烦恼,让江波涛痛并快乐着。




发现周泽楷开始变得闷闷不乐,是在它已经在屋子里几乎无法转身的时候。


“是不是觉得肚子饿,吃不饱?”江波涛趴在它肚皮上,有些心疼地问。


周泽楷摇摇头。


“那是不能动弹,所以觉得不舒服?”江波涛又问。


周泽楷还是摇头。


江波涛有些犯愁,“那是为什么啊?”


“你回家越来越晚了……”周泽楷垂着眼睛,委屈极了。


“没办法呀……”江波涛叹气,“我要打工嘛。”


“不要打工。”周泽楷闹脾气,“你瘦好多!”


江波涛伸手赏了它一个暴栗,“不懂事,还不是为了你啊。”


他没用多大力,周泽楷根本不痛不痒,歪着脑袋一副不解的样子看向他。


“你胃口越来越大,我不打工,你吃什么呀。不过就算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啊……再过半个月,我都不知道要把你安排在哪里才好了……你现在这个大小,不把墙拆了根本出不去。”


周泽楷眨了眨眼,“咦?”


“你还‘咦’?”江波涛哭笑不得,“有没有良心?”


“呃……”周泽楷动了一下身子,眼见江波涛就要从他肚子上滑落下去,赶紧又止住了动作。


“到时候,我们可能就得分开了……”江波涛把脸埋在它身上,就像当初它把脑袋扎在自己怀里那样,“好烦啊。”


然后他瞬间身下一空。


江波涛随着坠落一声惊呼,紧接着又因为摔落在地而发出了惨叫。


脸磕在地板上的江波涛痛得睁不开眼,却听到身下有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用欢快的语气说道,“这样就好啦。”


江波涛睁开眼,发现自己身下压着个人。


那人仰躺在地上,对他眨了眨眼,笑得特别开心,“你不早说。”


在江波涛发愣的时候,那人伸手抱住了他,“不分开。”









“所以,你吃饭也行?”


“嗯啊。”


“……你怎么不早说!!!”


“咦?”


“……算了,当我没说。”


 


 


FIN

评论
热度(1967)
© 冰岛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