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薄荷🐳

关于我

平时画画水彩摸摸鱼
中考神隐(੭•͈ω•͈)੭✯*・

蓝罐曲奇:

任岁月流逝,人间蹉跎,叶蓝二人,永不分离。


写完这里,没有bgm,却是泪目了。


感谢有各位的陪伴,《涅槃》完结。


episode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


末世过去五年,满目疮痍的大陆渐渐恢复了原有的繁荣生气。


自虞国向东南沿海布军,设立术师阁分部以来,荒凉不堪的沿海地方不再杂草丛生,官府驿站、酒肆茶馆又随着军队的需要慢慢出现在了重建的城镇之中。新的官路重新铺下,并配有迅疾如风的车队通达东西。


废墟被统统清理,荒废的田地按回流的人口分成,分派到愿意前往东南沿海居住开荒的各家各户。


原本北上逃难的百姓回到故国,领着一份地契,挥着锄头斧子,将末世的苦难辛酸,挥别在了新开荒的土地之下。


五年之中,元气恢复得最快,亦是最为繁荣通达的城镇,要数靠近伏塔江的杭城。


即便是在末世之前,杭城亦不过是处小小的县城,如今却扩大了许多,成了远近闻名的州府。曾有人听说,杭城外的那片海岸,便是末世最后的决战之地。


当年打下沉海之战,斗神君莫笑率领的兴欣战队,便驻扎在此城。不论是领头的神枪苏沐秋,还是其余成员,皆战功赫赫,名声远扬。杭城的人口,有大半都是冲着兴欣的战功而来的。


而让这些回流的百姓们更加踏实的是,那个传承者蓝河,也就在杭城之中。据说他比兴欣更早守在了这个地方,日夜守在杭城的海岸前线,未曾远离。


城中有许多正年轻貌美的姑娘都悄悄仰慕着这位神秘的蓝河大人,四处去探听蓝河的婚配情况,然而军队对蓝河的私隐护得很紧,大多人都悻悻而归。


有些大胆的甚至去求守城的士兵,让对方前去替他看一看蓝河大人的模样,或是送个信送个小物件什么的,期盼能够接近蓝河大人。


若是前面那个要求,倒也还好,细细描述一遍又一遍便是了。偏偏要给蓝河送信送礼物,士兵们却是怎么也不敢的。


“姑娘,可饶了俺们吧,”士兵们苦着脸,冲着就要哭出来的美貌姑娘们讨饶,“实在不是俺们不肯,上回有个不懂事的帮着送礼物,结果被蓝河大人踢出了军队——姑娘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罢!”


偏偏姑娘们不依不饶:“谁知是不是你们孤家寡人的,嫉妒心起,不肯帮忙!指不定蓝河大人就愿意收呢!”


领头的兵士一听,顿时有些气了,道出实话:“姑娘们可别怪俺说话难听,这可是实打实的真话——那位蓝河大人在等着他的伴侣归来,守着这座城可是守了整整五年呀!”


姑娘们果真露出晴天霹雳般的表情,伤碎了心。有些却不肯放弃:“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哎哎,我也想知道呢。”


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姑娘们和士兵同时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后面,眨巴着一双无辜的桃花眼,嘴角挂着痞气的笑容,却是叫人移不开眼。有一刹那,姑娘们竟然看呆了,一动不动。


见所有人都看着他,男人偏了偏头:“哎呀,大哥,你倒是说下去呀。”


士兵们都反应过来,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兄弟,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好奇这些事情了——姑娘们快快散去罢,要是让蓝河大人发现了俺们在这和你们说话,又有一顿苦头吃了——”


“何事聚众喧哗?!”


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从众人头上传来,姑娘们闻声望去,城墙上下来一个俊雅的男人,白衣蓝衫,双眼湛蓝,哪怕是天空与大海的颜色,也比不过其中一分惊艳。


“蓝、蓝大人!”士兵们叫苦不迭,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被蓝大人遇上,抓了个正着!


“蓝大人!”


而那些姑娘们显然没料到蓝河会出现在此,纷纷发出欢喜的低低叫声,就要蜂拥上前——


蓝河今日原本没想下城墙,只是守城官兵和他诉苦太多,个个都是被城中想见蓝河的姑娘缠得不行,便索性下来多走动解围。他稍稍移动了一下眼睛,目光落在了靠后面一些的男人身上。那人笑眯眯地望着他,一双眼瞳隐隐透出金色的光亮。


蓝河忽地晕眩了一下,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身旁的护栏。


那一刻,世界静得只能听见他那颗跳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痛的心。五年来勉强愈合的伤口又有了要流血的迹象——


他甚至忘记了就要将他围住的姑娘们的存在,伸出手去,身体前倾,想要努力去抓住。


“叶……”


眨眼间,男人便消失不见,快得像是蓝河的错觉。


下一刻,他被人从背后抱住,以几乎让他窒息的力度。


原本满脸欢喜的姑娘们忽然全都刹住了脚步,活见鬼了似地瞪着那个男人将她们日思夜想的蓝大人抱进了怀里。


后面跟上来的士兵们也惊呆了,手里的兵器咣咣地掉了一地。


男人压根就没想再让他们多看一眼,倏地风一般消失了。


还带走了蓝河大人。


众人:“……”


 


风呼呼地刮过耳旁,蓝河根本不知道对方要将自己带到那里去,他只知道自己一点也反抗不得,也不想提反抗,身体僵硬,头一阵一阵发晕。


不过很快,他们便停了下来,对方手一松,蓝河脚步不稳地往前踉跄了几步,抬眼一看,正是在杭城外的海崖上。


对面的离海风平浪静,入目是一片广阔浅淡的海蓝。脚下海浪沙沙地卷上来,雪白的浪花碎裂成晶莹的光。


五年来,蓝河从这片崖上眺望的景色,一直如此平静,从未有变。无法磨灭的身影总会踏着海浪声,悄悄入他梦中,极尽柔情蜜意,醒来却也总是扑了个空。


如果是梦的话。蓝河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想道。


他提了一口气,慢慢,慢慢地转过身去。


夜半梦回才会出现的人,如今站在了他面前,四肢健全,完好无缺,鲜活地呼吸着。


蓝河伸出手去,指尖触到了实体——不再是虚幻而无形的梦了。


“小远,”叶修抓住了蓝河的手,“是我。”


蓝河瞪着双眼,还未说话,眼泪便先滚落了下来。


“秦、秦岭秋风……”他胸口又紧又疼,气息不稳,艰难地吐着字句,“蓝桥春雪……我是不是总算等到了?”


“是,”叶修用力地把头埋进了蓝河的肩窝里,“带我回家吧。”


蓝河抱住叶修,无声地呜咽。像是长年累月无处可泄的苦闷终得流向出口,又像是苦守多年的无望等待终于等来了一生的回应,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冲击着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如此疼痛,如此难以抗拒。


而他甘之如饴。


细密的吻落在蓝河的耳尖上,接着是侧脸,那双独一无二的眼睛,顺着湿湿的泪痕而下,落到柔软的双唇。两相回应,缱绻缠绵,极尽情意。


 


“大人!就是那人!抢走了蓝大人!”


刚才在城楼下拦着士兵的姑娘们气喘吁吁地扬手一指,正好指向城外海崖上背对着的人影。就在蓝河被带走之后,这群姑娘们迅速做出反应,分成两批,一批四处去寻人,一批则硬是拖来了守城的兴欣战队去救人。


包子满脸不相信地顺着姑娘的芊芊玉指看过去:“蓝大人这么强,估计也是自己跑的,再说这世上除了——”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跟上来的其他人抬头一看,也竟是愣住了。


“那、那不是?”方锐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指,指向那人的背影。


包子忽然嚎了一声,看上去就像要哭出来了:“老大——呜呜——”


海崖上的人似乎听见了这边的动静,侧过身来,冲着底下红了眼圈的队员们摆摆手,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哟,孩儿们。”


结果一瞬间,冲上来的队员便将他淹没,抓着他又哭又笑。若不是蓝河在旁看着,他们早就失控了。


蓝河让开几步,被自家队员围攻的叶修心有所感地看向他,露出苦尽甘来后的温柔笑容。蓝河红了脸,红红的眼睛不敢看叶修,移向别处。过了一会,又试探地移回来,偷偷看他。


怎么能这么勾人!


叶修挣脱了包子等人,走过去勾住蓝河的脖子,光天化日之下狠狠亲了他一口。


全程围观的兴欣众人:“……”


底下看得一清二楚的姑娘们:“……”


 


之后很久,姑娘们才知道,原来那个神秘男人真名叫叶修,就是传说中的斗神君莫笑。按蓝大人后来亲口和她们解释的话来说,那人便是他“眼中的白月光,心尖的朱砂痣,容不下别的人了”。


俊美儒雅的蓝大人说这话时,那男人像牛皮糖一样黏在他身上,老不正经,冲着姑娘们笑得一脸欠揍,看得姑娘们牙痒痒,只恨不能上去抓花了那人一张俊脸。


只可惜为时已晚,当她们再见到君莫笑时,对方已经与蓝河双双着大红新郎喜服,踏入喜堂。身着红袍的叶修丰神俊朗,和同样俊美无双的蓝河大人站在一起。即便心有不甘,她们也不得不承认,两人实在般配登对,若真拆开了配上别的人,那该有多违和啊。


那一日,在全城百姓的亲眼见证下,叶蓝二人正式拜过天地,拜过高位上两人的师父,再夫夫对拜,结为一生伴侣。


礼成后,主持大婚的司仪为活络气氛,当着全城百姓的面要斗神对蓝大人道出心中最大愿望。


叶修沉思片刻,转头看向身旁些许紧张地期待着的蓝河,十多年来从未变过的蓝眸中,只有他叶修一人。


叶修收紧了牵着蓝河的手,金瞳熠熠发亮。他凝视着蓝河,终于有勇气,道出那个深藏心底多年的愿望。


 


漫长十二年,从南到北,再回归原地。懵懂少年,揣一颗情窦初开之心,跌跌撞撞踏过刀山火海,生死别离。直至涅槃归来,亦未曾改变过分毫。


当年千波湖畔,漫天烟火之下,白衣青年凝望所爱之人,立下与子同袍之誓。


而今死生契阔,终于与子成说。


 


“任岁月流逝,人间蹉跎,你我永不分离。”


 


THE END

评论
热度(260)
© 冰岛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