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薄荷🐳

关于我

平时画画水彩摸摸鱼
中考神隐(੭•͈ω•͈)੭✯*・

完结了qwq太甜了太太

海月虚空:

·大概就是这么个坑爹的故事【


·算是有点刻意对照着小狐狸写的吧【合掌




黄少天盯着他看,那双眸子里有温暖的湖水波荡开来。


“算了,这种事半斤八两谁说谁。”黄少天笑了笑,“不过说真的,现在这样挺好。”


“没错。”喻文州真心实意地感叹,忽然又狡猾地笑起来,凑在他耳边低语:“Between theSheets。”


“Between the Sheets。”黄少天埋在他的颈间低声说。


到最后黄少天也没告诉喻文州他曾经第二次梦见过他。

他私心藏着属于自己的秘密,狐狸永远是狡猾的,就算能把最柔软的肚皮摊开给别人,但是总还要留着一两个只有自己能知道的弱点。



【朋友,来摸一发狐狸肚皮吗】




他们又在床上滚过两轮,一直到都累得不行了才愿意收手,喻文州用了个法术清洁,两个狐一身干爽地卷在被子里,贴着彼此的体温不愿睁眼。


“我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本来都昏昏欲睡了,黄少天却又开口。


喻文州迷迷糊糊地应一声,睁开一只眼睛不解地看着他。


“我那时候就说……我的法术对人类怎么可能失效。”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他眨眨眼,眸子里有野兽一样的愉悦。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你总是在这种小地方在意。”


“这个可不是小地方。”黄少天梗着脖子和他嘴硬:“我那时候以为自己法术退步,伤心了好久呢。”


喻文州伸手把他揽过来,他枕在他的胳臂上,眷恋地嗅着彼此身上汗水的气息。


困意渐渐席卷上来,夜已经完全黑透了。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左右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他要指使喻文州去帮他搬家,都是千年的狐狸就算是搬空整个屋子也不费事,这次他打算彻底搬过来了,反正喻文州家里一直有空着的客房,他们两个卧室肯定是用一间的,那间客房就改成他的书房……每天都有好东西吃!


他想着想着有点要笑,一时兴起就要满足,于是又拱了拱喻文州。


“喂。”


对方的声音里已经带了点困意的黏腻:“怎么?”


“想抱抱你给不给?”


于是喻文州又听懂了,黄少天听见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声音里都是纵容:“你还不累?比平日里的花样还多。”


黄少天想得意地说就算这样那也是你要喜欢我要骗我的,不过到最后话没出口,只是蹭了蹭他的小腿。


温暖的毛团子趴在胸口上的时候他满足地叹了口气:“我从前就想养只猫!”


化回原形的喻文州抬眼看他:“我以为人类的身体比较好吸引你。”


“不一样不一样。”黄少天低下头蹭了蹭他的鼻尖,“人类的是那种,至于我们自己的,是……”


他忽然掀起被子盖过头顶,在宽大温暖的双人被内也化出原形。


他湿漉漉的鼻尖去拱喻文州,然后满足地埋在他颈侧柔软的毛发里。


两只狐在温暖狭小的空间里缠在一起,尾巴勾勾连连,爪子也缠在一块儿——就算再怎么千年妖怪,变回原形的时候还是有些本能留存,喻文州舔着黄少天身上的毛,在感到湿热的舌头拂舐过头顶时也忍不住耳尖一颤。


“是不是不一样。”黄少天说,“变成人类就不能这样团在一起。”


“来人世过活之后就没这样和谁挤在一起睡过了,没想到还能如愿。”


喻文州没再说话,只是拱了拱他让他仰面躺过来,为他舔舐肚皮上的茸毛。


那天晚上两只狐狸团在被子里挤挤挨挨地睡着了,黄少天的头枕在喻文州的前爪上,喻文州靠着他的颈子,两个狐的尾巴交叠着盖住彼此,所有的温度都被笼在身体之间。


一夜无梦的温暖好眠。


过去的一千年和未来的不知道多少年。


 


 


+终+





评论
热度(737)
© 冰岛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