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岛薄荷🐳

关于我

平时画画水彩摸摸鱼
中考神隐(੭•͈ω•͈)੭✯*・

@千灯秋竹 这篇周江写得好赞啊(ღ˘⌣˘ღ)

花影流溯:

05


就在江波涛盯着电脑屏幕发呆的时候,浴室的门响了一声,周泽楷走了出来。


这响动也让江波涛回过神来。他立刻转过身,想要寒暄上两句,却在看到周泽楷身上的打扮时,硬生生地噎住了。


周泽楷的上身穿着他刚才拿的T恤之一,下身则是某次海岛游时买的朋克风沙滩热裤。


热裤花花绿绿的也就罢了,关键是那件T恤——江波涛现在想起来了,那是他去年在国外某个野生动物园旅游时买的周边,因为设计特别可爱就忍不住入了整个系列留作纪念,结果现在拿给周泽楷救急,那人没挑狮子老虎美洲豹之类帅气的图案,唯独把那件最可爱的,印着企鹅宝宝图案的给穿在了身上。


一个颜值顶尖的大帅哥,上身穿着企鹅宝宝图案的可爱T恤,下身穿着高冷朋克风格的热裤,而这衣服和裤子又都比他合适的尺码要小,颇为勉强地套在了身上,看上去束手束脚,又可怜兮兮的。


这画面简直给了江波涛极大的震撼。


要不是手机被偷,有那么一个瞬间,他都有种偷偷抓拍一张,然后找轮回公关卖个好价钱的罪恶冲动。


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发现了,有人能把两种浑然不搭的着装风格融合的这么天衣无缝,然后还能从这种不协调中,硬生生地杀出一条名为帅裂苍穹的血路来。


就如同这人场上场下那天渊之别,却又浑然一体的风格一样。江波涛今天可是有幸全部领教了个遍。


大概对方盯着自己的目光太过诡异,周泽楷一开始愣了一会,最后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微微别过了脸。他洗了头,湿漉漉的黑发贴在脖颈上,水珠滴滴答答地落在T恤的领口,很快就洇湿了一片。


终于回过神来的江波涛立刻陷入了严肃的自我批评。


这都是今天第几次了,他怎么能对别家队长,打起这么龌龊的主意!


江波涛在内心深处反省着自己,面上则笑着对周泽楷说道:“周队,是需要电吹风吗?我来帮你拿。”


“呃,谢谢。”冲完澡的周泽楷看上去很开心,他接过江波涛递来的电吹风,弯下腰将插头插进墙角的插座,然后坐在床边,惬意地闭着眼吹起了头发。


这也就让他没有机会去看见江波涛脸上的表情。


因为常穿尺码比周泽楷小上两号,江波涛那件T恤套在周泽楷身上,基本就是紧巴巴的。而这T恤又是个短款的设计,被周泽楷这大高个一套,下摆几乎就要遮不住腰腹。


在周泽楷弯下腰插上插座的时候,他的动作更是扯得一整个腰背部都露了出来,被正好站在一侧的江波涛看了个满满当当。


哇靠……活的人鱼线啊。


江波涛的心里飘过一排整齐的6666。


这一个瞬间,他忽然理解了六小时之前,撞了他就跑掉的那个姑娘内心的感受。


而这也导致在十分钟后,进浴室打算洗漱的江波涛,前所未有地盯着镜子研究了好一会儿自己那块浑然一体的腹肌,最后做出了要去办一张健身卡的决定。


等他洗完了澡走出浴室,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整个周泽楷的睡颜。


不过短短十几分钟,轮回的队长已经蜷在他的床上,腰上盖着一截毯子,电吹风还放在手边,已经是睡到人事不知的模样。


又要训练又要拍广告,还有这样的身材,估计平时作息都很规律吧?这个点应该算是熬夜了……


江波涛默默想着,尽量不出声地走过去,将电吹风拿走收好,然后坐在对面的床上擦起了头发。


这样的情境之下,他自然可以无所顾忌地饱览这位荣耀颜值第一人睡着时的模样。


与醒着的周泽楷相比,睡着的周泽楷看上去要更加柔和一点。即便是熟睡之中,他的睡相看上去也颇为拘谨,侧身平躺着,手和脚都微微蜷起,这让江波涛忽然想起从前看过的一本忘记名字的心理学科普读物,这种睡姿好像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喂喂,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江波涛有点好笑地想着。一到赛场上,被剥夺安全感的明明是我们好吧……


这么想着,他又忍不住凑过去,近距离地研究了一下轮回的队长。


像是发现了江波涛的窥视,还在睡梦中的周泽楷蹙起了眉头,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身体,长长的睫毛微微翕动着,桌上台灯的光在他脸上落下淡淡的阴影。


于是乎,这一天的第二次,江波涛在内心深处扼腕叹息。


为什么他的手机被偷了,手边也没有能拍照的器材,别说轮回公关部了,就这随便拍拍都能做挂历封面的颜,寄给荣耀周刊都能发一笔吧?


不过最后他什么也没干。毕竟时间已过一点,今天的经历也太过百转千回,就算眼前的睡美男再怎么秀色可餐,也敌不过生物钟造就的困意。


更何况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擦干了头发,江波涛在床上躺下,最后看了一眼对面床上的周泽楷。


“晚安,周队。”


关上灯之前,他轻轻地这么说了一句。


 


江波涛也不是经常熬夜的人,这一觉便睡得格外的沉。待他再睁眼时,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八点。


看着时间,江波涛有点茫然地愣了一会儿,这才彻底清醒过来。昨天发生的种种尽数浮现在脑海。


他转过头,便看见隔壁床上的的空调被还是鼓鼓囊囊的,被卷里露出个毛茸茸的后脑勺。


周泽楷看上去还没睡醒。


不知为什么,江波涛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他蹑手蹑脚下了床,飞快地穿好衣服,进了浴室洗漱。


刷牙的时候江波涛规划了一下这一天要做的事情。手机卡挂失补办之类自不必说,虽然有备用机可以救急,但还是得研究一下换个新的;而最重要的,便是处理正在他房间里睡着的,轮回队长的事情。


也不知道轮回那边什么时候能派人过来……


江波涛正想着,墙壁那边就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他立刻飞快地洗完脸,而后走了出去。


在他正对面的床上,周泽楷正笔直坐着,有些愣怔地盯着对面的墙壁,睡意朦胧的脸上俨然是一副状况外的表情,看上去呆呆的。他长久地盯着那面空空荡荡的墙壁,曜石一样温润的眼中像是有一层朦胧的雾气在凝聚。


最后,江波涛看着周泽楷伸出一只手遮住了嘴,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那双雾气朦胧的眼睛便急促地眨动了起来。


而这也是江波涛第一次看见,褪去了粉丝口中的颜值第一武力第一,褪去了场上的强横霸道和场下的内敛羞涩,一个毫无防备的周泽楷,真正的模样。


这样的周泽楷,居然让他只能用“可爱”来形容。


 


而没等他再产生别的想法,打完哈欠的周泽楷像是彻底地清醒了过来,也发现了站在门边的江波涛。


周泽楷的表情立刻变了。那个沉默寡言又不擅交流的轮回队长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他看着江波涛的眼睛,最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对他来说,这大概就等同于“早上好”了吧?


江波涛在心里想着,面上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同样向着对方展现一个温和的微笑:“周队早上好呀!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


“那就好。”江波涛想了想,拿起桌上自己的钱包:“我先去食堂带点早饭。周队想吃点什么?稀饭包子还是烧麦油条?唔,个人推荐我们食堂的南瓜蒸饺,皮软料足,配上豆浆的话,非常美味哦!”


周泽楷想了一会,看着江波涛又点了点头,说“好。”


“那我就替周队决定了?”江波涛眨了眨眼:“周队你先去洗漱吧,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用,就像我昨天说的,请当这里是轮回,一切都随意。”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脸上浮现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他又说:“好。”


 


将周泽楷留在宿舍,江波涛便去了楼下的食堂。买完了两人的早饭,江波涛想了想,又让服务员再打包了两份。


从食堂出来,他没有回自己的宿舍,而是绕了个路,去了同层楼的另一侧。这一边同样都是贺武队员的宿舍,只是因为办公楼本身设计的缘故,两边要使用不同的楼梯。


于思跟队长武帅合住的宿舍就在这里。


江波涛站在于思宿舍的门口,敲了敲门:“前辈,在吗?”


等了好一会儿,门才开了条缝,从里面露出于思起床气十足的脸:“谁啊这一大早的……哦,小江?”


江波涛不动声色地笑着递过手上的早点:“前辈,昨天玩的还好吧?我早上去食堂的时候忽然想起你们昨天应该挺累的,今天一定睡得很晚,就顺带捎了点吃的回来。这份是队长的,豆浆没有放糖;这份是前辈的,我让食堂多给了一包醋。”


看着江波涛手里的东西,于思愣了一会,而后慢慢笑起来。他拉开门,接过江波涛手里的东西,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错嘛,小朋友懂得体贴人,有前途。那我就不客气了。”


“应该的呀。”江波涛眨眨眼,在于思即将转身时又适时加了一句:“那队长那边……”


“哦没事没事。”于思毫不在意地挥挥手:“回来就吐了个一塌糊涂,这会还在蒙头睡着呢,估计醒过来昨天去了哪都不知道。哟,这饺子好香,小江真是辛苦你了,先回去吧。”


关上门前,于思忽然又回过头,看着已经转过身的江波涛,半开玩笑地小声吼了一句。


“有前途!贺武的未来就靠你们了。好好训练哦!”


“啊?哦,谢谢前辈。”江波涛愣了一愣,却还是适时地转过了头,给了对方一个发自内心的,感激的笑容。


然而,在那扇门彻底关上,他也完全转过身去的时候,江波涛脸上的表情,慢慢地转成了若有所思的凝重。


前辈的那句话虽然就是个半开玩笑的善意鼓励,却在无意之间,触动了他内心深处某个隐秘的部分。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跟周泽楷一起看完的那场比赛。


虽然是个再纯粹不过的巧合,但自那场比赛所感悟到的一切,让他自成为职业选手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对于荣耀世界的理解,充其量还不过是冰山一角。


那些潜藏着的,无限的精彩与可能,就如同深埋于水面之下的巨大冰峰,危险又迷人,端庄肃穆又充满诱惑,在他面前展现了不为外人所知的形貌。


江波涛不由得抬起头。清晨的阳光正透过走廊的窗户照射在他眼前的地面上,折射出的光柱薄而透明,其中像是有细小的纤尘在跃动舞蹈,最后轻飘飘地落下。


一如他忽而变得摇摆不定,又晦暗不明的心情。


投身荣耀的每一个人,都以胜利为目标和信念,江波涛自然也不例外。加入贺武,也是他在决定成为职业选手后权衡了各方面条件,所做出的最优抉择。毋庸置疑,他喜爱着这个接纳他的队伍,也像所有的新人一样,曾经偷偷地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许能够跟队长一样,站在队伍的最前方,或是跟于思前辈那样,占据着最可靠和最值得信赖的那个位置。


也许有一天,自己也能在那些位置上,和队伍一起,触摸到那个象征着最高荣誉的奖杯……


这是潜藏在他心中的,一个最最疯狂不过的想象。因为这梦想暂时太过遥远也太过天真,他也只是将它放置在内心最深处,并没有过更多的想法和打算。


但是现在,周泽楷却让他看到了,梦想与现实之间,还有着怎样充满挑战性的距离。


而那个人也同样让他看到了,荣耀之巅的风光该是多么的瑰丽而美好,让人难以想象。


 


待续



评论
热度(530)
© 冰岛薄荷🐳 | Powered by LOFTER